首页>>文 学  

乡 愁

赵志华


2018-02-05 来源: 同华发电公司
【字号  我要打印 我要纠错
  一进入腊月,年的味道便开始在空气中慢慢发酵,一呼一吸中感觉都是满满的欣喜,整个人都沉浸在一个叫人按捺不住又莫名欢喜的氛围当中,自己也仿佛已然置身于家乡的热炕头。在不太热乎的季节里,顿时周身充满暖意……伴随着附近村庄里零星起伏的鞭炮声,思乡的愁绪也随着小村庄袅袅而起的炊烟漫漶开来。
  乡愁是洋溢在脸上却是一种傻傻的欣慰。记得小时候,过了腊月初八,年的节奏就开始了,每天一睁眼就问大人,离过年还有几天啊,妈妈总是说,快了。而像这样的问答基本上每天最少得重复一次,甚至好几次,真是不厌其烦,锲而不舍。直到最后,妈妈说穿新衣服的时候就到了。现在想起来都不禁哑然失笑,也许这就是小孩,这就是童真,这就是我们成长后不断回味的东西。村里有一片开阔的场地,到年根儿时,就会有贩卖鞭炮的,年画的,对联的,或其它年货的,甚是热闹。清脆的鞭炮声时起时落,夹杂着各种叫卖声,显示了那个年代的喜悦,直到现在都能想起那一张张淳朴、勤劳、憨厚的笑脸。尽管时至今日早已是物异人非,而我一直眷恋那曾经蓝的心醉的天空,和那乡邻们没有丝毫遮藏爽朗的笑声。其实,最为高兴的事莫过是放鞭炮了,那时候的家庭经济条件都不甚宽裕,尤其是八十年代的村里,父亲是在外的工人,算是有点活钱的人家吧,每年这时候父亲总会给我买两串小鞭跑,要知道别的小朋友一般都一串,为了尽可能延长过年的喜悦,我都小心翼翼的把一整串鞭炮一个一个拆开,整整齐齐放在火柴盒里,接下来我的好日子就在一手鞭炮、一手线香的日子里,在单调的鞭炮响声里体会年的欢乐,虽没有现在年三十响炮一气呵成的气势,也没有现在色彩纷呈,种类繁多,可是总叫人魂牵梦绕,难以忘却。现在过年好像是一种格式化的东西,总给人寡然索味的感觉,已然勾不起任何激情。这或许是人到一定年龄,各种负累、困顿、挫折、不易的生活把人沉淀到一种淡定、无谓的境界,抑或是一种无奈的沉默。
  乡愁是一种时时涌上心头却又充满苦涩的记忆。儿时的年节,除了每天在外疯跑,晚上就在昏暗的灯光下,迷离着睡眼看妈妈在灯下一针一线缝制赶在初一早上要穿的新衣服,在口袋边上压道花边,或是在胸前绣个小花,这都要妈妈不断的比划、设计,这第二天穿出去的“作品”,不仅是小孩子的荣光,更是大人的脸面。现在过年,大人小孩都买时尚的、品牌的,显示了生活的富裕。可我仍时时情不自禁的想起昏暗灯光下直到我睡醒一觉还在飞针走线的妈妈,时光飞逝,母亲已由当年青丝变成满头银发,虽说自己也已是壮年,每每看到母亲的身影,都禁不住泪眼婆娑,甚至不想更或是不敢正视她见老的身影,因为母爱付出的太多,而我或是我们每日忙于所谓的生活,四处奔波,又对她们做了点什么呢。
  乡愁是父母窗前眺望的眼神。每次出行,父母总会在窗户后隔着玻璃默默看我离开,因为走出门那叫送,她们不想让自己的孩子离开,却又知道那只是徒然,唯一能压抑她们内心感受的就是在洁净的玻璃后面为远行的孩子祈祷。而每次回家,一进门,母亲第一句话就是,我在窗户后面早就看见你拐弯往回走了,满脸是掩不住的笑容,眼里充满奇特的亮光,我知道那是积压在内心久久才释放出来的欢喜。
  乡愁是团圆夜的年夜饭。“找点空闲,找点时间,领着孩子,常回家看看……”我知道,即使我不在,父母也要拖着疲惫的身影忙着做菜、炖肉、做我小时候最喜欢吃的东西,不管你在与不在,在父母的眼里你总是长不大的孩子,永远活在她们的牵挂里,只要你在她们身边,就浑身力量充满精气神儿。
  故乡今夜思千里,霜鬓明朝又一年。霜鬓虽说夸张了点,但我们的昨天又多了一天,明天会是少了一天,但我们明白,亲情不忍舍去,现实的生活还的面对,犹如对面山坡上的烽火台,尽管烽烟早已散去,还在孤独的守望,那是百年、千年的使命。但我们不是孤独的守望者,在新年夜的万家灯火里,将会有我们的光和影,还有我们对天下父母的满含热情的祝福!——这就是默默奉献的电力人。 (作者:同华发电公司职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