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女 性  

母 亲


2017-12-14 来源: 临汾热电公司
【字号  我要打印 我要纠错
  一直想要为母亲写些什么,总是忙着没有时间。当现在下定决心要写时,还未起笔,眼泪已打湿了眼角。儿时母亲是我的靠山,如今我愿是母亲的依靠。
  记得,一次回家和母亲一起带父亲去看眼疾,过马路时母亲突然停下来,腾出右手,向我伸来……一刹那间,我的心震颤起来。这是多么熟悉的动作呀!在我一手拉着父亲,一手拉着母亲过马路时,我不得不承认母亲老了。
  记得上小学时家里离学校远,我又比较胆小,母亲每天五、六点起来手拉着手送我上学,无论严寒酷暑、刮风下雨从没间断过。几十年过去了,昔日的小手已长成一双大手,昔日年轻母亲的细嫩软手,已成为一双枯干节深的粗手,但牵手的动作依然如此娴熟。母亲一生吃了许多苦,受了许多罪,但这些都被母亲像掠头发一样轻轻掠开,而对儿女关爱的情景却永远也掠不去。
  母亲,一个有着典型中国传统妇女的优良美德的女人,那样的和善,那样的勤劳,那样的乐观,那样的能吃苦,从来不把什么困难挂嘴头,快80岁的人了,依然像年轻时一样,忙里忙外、不辍劳作。在我心里,母亲的勤劳、善良、乐观、坚强的品质就是我人生的坐标。母亲,虽然身材瘦小,却是千般的坚强、万般的能干,从没有看到过被什么活儿吓倒。不管多累,母亲总是开心地笑着,给我们带来成长的欢乐与温暖。那时的家很穷,吃不饱饭、穿不暖衣,加上我们姊妹几个年龄相近,日子的艰难困苦可想而知。而母亲瘦弱的身躯在岁月的繁忙忧患中默默负重前行,炎炎烈日下的疲惫耕作、寒冷寂夜下穿针引线、灯影摇曳处依窗而作的剪影……一幕幕,相伴我们走过多少“不知愁滋味”的童年时光。 
  当稍稍懂事时,我便离开家到外地求学。而无论如何,我都走不出母亲那温暖的臂弯,走不出你那慈爱的视线。母亲用灵巧的双手,为我们缝制粗布粗衣,虽然谈不上漂亮却足以御寒。母亲用勤劳的汗水,与父亲一起为我们挣回点点口粮,让我们在艰难的岁月里得以维系生活的欣欣向荣。母亲用聪明才智,言传身教,教给我们做人的基本道理;母亲用她的乐观与坚强,激励我们直面人生的种种困难。母亲更用她凡事无所畏的态度,伴我们走过人生的一程又一程……
  母亲要强,外柔内刚,从不服输。这样的禀性,也一直延传到我身上。在母亲的心里,我的工作、生活一直是那样的忙碌,母亲把所有的事情都扛在了自己肩上,而不想让我们做子女的操心。由于电厂运行24小时轮流制工作,让这么多年我根本没有好好的陪伴二老过个好年。如今父亲生病了,母亲还要替我们照顾父亲,还不时地嘱咐我们不要担心家里,好好工作。
  其实,根本不知道用什么言语来形容母亲的好,仿佛在潜意识里把母亲的所作,都纳为言传身教,理所应当的事情,这是再真实不过的心语。母亲,感谢您陪伴我长大,如今我的羽翼足以丰翼,一定能照顾好你和父亲。
  母亲,你养我长大,我陪你到老。(通讯员 陈西勤 责编 任晓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