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体大观>文学名作

老 屋

张襄


2017-08-14 来源: 文体发展中心
【字号  我要打印 我要纠错

  前几年的冬天,父亲告诉我,家乡的老屋要拆了,说是老城改造。听到这话,心里有一种淡淡的、说不清什么理由的感觉。过了一段时间,我便随父亲回到了老屋去收拾东西。

  我们的老屋是一个四合院,坐落在旧县城的中央,临街是三间房大的铺面,从铺面的一边进三道门就进入了小院,小院分上房和东西房,上房过去不住人,是存放物品的地方。我们的院子不大,地面是用青砖铺就,当时,在那个贫瘠的小县城里,其气派虽排不上前十,但也有一种鹤立鸡群之势。

  我曾经住过的屋子是几间房里面最大的一间,虽说是西房,但采光极好。推开门迈入快要被尘土占领的老屋,记忆的闸门一下子打开了,多少年过去了,但老屋的一切从脑海里一下子全部翻腾了出来。曾经的一切,仿佛就在眼前。我痴痴地环顾着四周,抚摸着已经脱漆褪色的家具,就像抚摸着自己的灵魂。过去的岁月犹如一根红线,如果让我闭上眼睛重新画出这根红线,画出的就是我们家风的形成和传承,它对于我,影响了我的一生。

  我的祖籍是忻州,旧时这里的人们习惯称“关南”,之所以叫“关南”是指雁门关为界,地处雁门关南而说。

  祖父在七岁那年父亲早逝,母亲改嫁,随母亲到了继父家。夏天给人放羊,冬天上私塾坊。十三岁时,迫于生计,跟上村里的人到“关外”谋求生路,来到怀仁,经人担保,在一家商铺当“小小”(学徒小伙计)。  

  当时,当“小小”必须有吃苦耐劳和诚实守信的精神,每天早晨五点钟起床,要把商铺里外打扫的干干净净,把铺板门打开。晚上侍候掌柜的睡下后,还要练习毛笔字,学习记账,一般情况下十二点以前没有睡过觉。有空还要学习做衣服,在绸缎上绣花,学烹饪技术,为的是拓展业务,多学几手谋生的本领。

  在学徒期间,经常会有这种情况:早晨起来穿鞋时炕沿下有几个铜钱,晚上铺炕时炕席上有一枚铜钱;有时,在厕所时门口或其它地方都能捡到银元,他不知道其中的情由,便如数交到了掌柜的手里。不过,有时店里的“小小”被掌柜的不声不响地辞掉了。久而久之他才清楚,这些丢在各处的钱是掌柜对“小伙计”们诚信度的一种测试。

  后来,他自己开了一个小卖铺,做小本生意。他始终牢记过去掌柜们的教诲,讲究信义、货真价实、童叟无欺,对于没钱的人适当让利。同时,他以勤俭为本,一生不吸烟、不沾毒。

  有一次,村里一个开小铺的人去他铺子里进货,把一个布袋丢在了他的柜上。祖父中午发现后,看到里面有二百多块银元。他清点了数目,把布袋放好了,下午那人满头大汗前来寻找布袋,祖父问明情况,并核对好钱数,就如数归还了他,那人对祖父十分感激。后来,由于这个人的宣传,来他店铺的顾主很多,生意一下火爆了起来。

  由于祖父勤俭持家,讲究职业道德,待人忠厚诚信,赢得了很好的声誉,生意比较兴隆。后来,他生意越做越大,在城里买下了铺面和一处院子。1946年——1948年土匪二次“光顾”,抢走了许多别人放在铺子里的东西,他都折价归还,受到了顾主的称赞。

  当他得知继父去世的消息后,便将曾祖母从老家接到老屋,每天端茶倒水一直到曾祖母去世。

  祖父一生当中从没有睡过一次懒觉,每天五点起床成了他雷打不动的习惯,起床后,他将屋里屋外清理的干干净净。祖父一生勤俭持家,讲究职业道德,待人忠厚诚信成就了我们的家风,在此几十年里,不论从老屋里走出的父辈们,还是我们小一辈子都在潜移默化地沿袭着这种家风。

  随着时代的变化,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一些旧的东西早已退出了历史的舞台,但我们的家风不仅没有被改变,而且在我们几代人的工作、生活里一直被传承延续了下来。犹如山间流淌着的山泉,静静地滋润着我们的心田。不论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它不仅无声的约束着我们的行为,而且成为了我们一代代人工作、生活、学习的航标。 (作者:燕子山矿职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