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体大观>文化课堂

临创 • 流变——书法艺术教学


2013-07-23 来源: 文体发展中心
【字号  我要打印 我要纠错


主讲:冯少鹏

  冯少鹏 六十年代未出于知识分子家庭。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书法篆刻专业,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央美术学院一刀印会成员、山西省书法家协会理事、大同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山西大同大学书法专业兼职教授。从事书法篆刻创作二十余载,用笔墨阐述中国文字,博涉隶书、魏碑、行草、书宗秦汉魏晋诸碑。书法作品二十余次在中国书协主办的权威大赛中展出,其作品被多部书法作品集收入,被海内外数十家美术馆、书画院所收藏。作品曾荣获纪念邓小平同志诞辰100周年全国书画大展一等奖;连续两年获北京迎奥运电视书法大赛一等奖;连续两年获“颜真卿”奖全国书法大赛一等奖;荣获第三届全国“康有为”奖创作奖;荣获全国沈尹默杯青少年书法大赛一等奖;获全国文房书画艺术大赛一等奖。书法作品入展中国书协主办的:全国第三届、第四届正书大展;第三届、第四届全国书法百家精品展;入展全国第九届书法篆刻作品展览;入展中国书坛第六届新人新作展;入展全国第二届隶书艺术展;入展中国第三届书法艺术兰亭奖。作品多次发表于《人民日报》、《书法报》、《书法导报》、《中国书法》等专业报刊。曾应文化部中国乡土艺术协会之邀,赴北京人民大会堂进行文化艺术交流活动,并为马来西亚支持奥运艺术代表团赠送了书法法作品“道法自然堂”、“茶缘茶城——古道缘茶庄”、 为北京琉璃厂丹青堂等题写牌匾。
  教学感言 创作的过程,也是心性提高的过程,将这种过程与体验与他人分享,我觉得是创作的又一种延续,用这种形式交流,无疑起到启迪心智,提升心性的作用。
  尤其在当下,怎样拨离浮躁,远离喧嚣,从各种文化现象中捕捉到属于每个人的人性,我将以一颗虔诚的心,守望传播着我们的民族文化,就书法艺术本身,我觉得更想说的是一种担当和责任。
  我愿意潜下心来,精心此,乐于此。

  课程辑要
  一、书法的概念
  从技法的角度讲就是如何用笔的方法;从美学的层面讲是通过笔墨来表达作者主体审美精神的综合过程;从道法的层面讲书法是作者心灵与自然沟通的过程,之所谓“书法者,心法也”。
  二、书法与中国文化
  中国书法艺术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最能代表东方文化的特征,也最能代表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明。四大文明古国文化出现断层,只有中国没有中断,就是因为有汉字。所以汉字是中华民族的根。中国文化的精神核心是“天人合一”,书法做为特有的民族艺术有着各个历史时期的发展规律,千百年来生生不息。中国古代的仁人志士就是通过对大自然的理解和本民族文化的解读创造了一大批经典之作,为后人所传承。
  三、临帖与创作
  每个人对临帖的角度、技法各有不同,所以导致创作的结果也各有不同,书法学习不同于绘画必须从临摹前人经典碑帖中获取营养。
  临帖的目的不是单纯的为了“像”而“像”,“像”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为了“用”,“学以致用”才是我们临帖的真正的目的。简单的抄帖再像也是毫无意义的。
  临帖的方向性——按不同的字体分类:篆、隶、楷、行、草;按历史的脉络分类:殷商两周、秦汉六朝、隋唐五代、宋元明清;按造型的特征分类:内敛与外拓;按字体的完美分类:名家书法与民间书法;按书法的流派分类:可分为碑学、帖学、碑帖结合。
  四、当代书法的创作取向
  形式丰富性:中堂、斗方、扇面、条幅等。
  内容思想性:名言警句、经典诗词文章等。
  取法多样性:可取法历史存留下来的名碑及民间书法。
  创作多元性:可以按历史的纵横两个角度挖掘创作元素,纵向地领悟碑帖经典,横向地关照时代书风。从时间和空间两个角度把握创作的多元性。
  五、经典书法欣赏
  任何一门艺术都有其特殊的表现形式和本质特征,才使得这门艺术与其他艺术具有不同的美学价值。书法是以汉字为基础的笔画线条造型表现的视觉艺术。精美的汉字作品是书法艺术的表现对象和欣赏主体。经典中的篆、隶、楷、行、草其笔画与绘画中的许多因素有本质的区别,汉字是中国特殊文字的符号意义,书法作为中国特殊的艺术形式,绝不能背离“汉字笔画线条”的特定要求。欣赏经典书法更主要的是提高对笔画线条的丰富变化和巧妙结构的审美能力,从而传达出作者内心世界的情感意识和美学追求。
  六、经典与流变
  守望经典是书法创作的必经之路,在深入经典的过程中加注作者的审美体验和主体精神才是当下书法创作的不二法门。在经典面前常常令人肃然起敬,心驰神往、追摹不已。向经典学习是一种艺术创作的必然过程,从一般规律上看,书法艺术创作包含了从构思、立意、谋篇布局、准备、写作、批评到整饰的一系列环节。然而,书法艺术创作又具有厚积薄发、随机神遇的特殊规律。书家的创作水平主要取决于其掌握技法技巧的能力与学识、精力、修养、气质、体能等综合素质,从而决定了书法的创作过程和书写效果。此外,加强国学素养也是书法创作与流变的重要环节,倘若文化素养不高,缺少深厚的文化底蕴,而只是斤斤于笔墨技法,则会沦为写字匠的危险。“国学素养”与书法本身恰如艺舟之双楫,不可篇废,套用现在比较流行的活,是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总之,笔墨要当随时代,在继承经典的基础上要创新,观照当下大文化的背景与发展,不断寻找创作的新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