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体大观>文化课堂

朴素写作与作家情怀


2013-07-23 来源: 文体发展中心
【字号  我要打印 我要纠错


主讲:闫桂花

  闫桂花 六十年代末出生在一个普通的矿工家里,面对自然灾害、矿难、瓦斯、尘肺病等等,至小对生命的悲悯让她走进了文字。矿山女孩子吃得的苦,也吃过不少,初中毕业步入社会,当了服务员、打字员、秘书,现供职于同煤集团文体发展中心《同煤文艺》编辑部。
  因为文字,走进了一些文学社团,现任中国煤矿作家协会理事,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大同市作协女性文学研究会副会长,大同市论语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同煤集团作协副主席兼秘书长。丰富的生活是一个人无尽的财富,尤其对一个有感有知的人来讲,散文《我的父兄是矿工》、《母亲的收藏》等一系列散文获得全煤系统乌金奖,同期创作的小说展示出了一个矿山女人对生活良知的笔触,小说《父亲和公爹》获得全煤系统阳光文学奖和乌金奖,中短篇小说《暖》2010年4月由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2008年的春天,参加了鲁迅文学院第八期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在鲁迅文学院进修期间,深深领会了一个行业作家思想认识的局限性和自我发展空间所存在的自主性障碍,于是,潜心研究小说的地域与感情问题,写出了大量反映普通民众的小说,小说《少年》在《北京文学》发表,小说《暖》在《鹿鸣》杂志发表,小说《槐花魂》在《黄河文艺》发表;小说《走街》在《石河子》杂志发表。
  教学感言 一切从热爱出发,我爱生我养我的这片土地,我是靠父兄的血汗钱养大的,我要用文字来回报千千万万的煤矿工人。
  课程辑要
  一、真诚地体验生命,深潜到人性的底部
  初中时写的第一篇散文是《国歌、国旗、国徽》,发表在大同矿工报上,老师贴在黑板的旁边,同学们看,自己也喜上眉梢,由此开始在矿工报发表一些豆腐块,表达自己的感情,从那时,觉得自己精神状态有所改善,变得多情多愁起来,善感这个词就是讲给写作人的,不善感哪里有创作的源泉。后来,我创作的散文《我的父兄是矿工》、《母亲的收藏》、《平常》等获煤炭系统“乌金奖”,那样的散文是从自我的感知走出的,文字贴近着我的心灵,脉膊的跳动与文字的节奏出奇一致。记得看一幅照片是乳娘村的孩子,那幅照片我凝望了好久,便随手写下了自己的感受:我在村落里活着 / 我是一头扎在乳娘怀里的孩子 / 惊天的哭声 / 喊不回抛弃我的亲人 / 借母乳喂养 / 我在村落里活着 / 我是一头扎在乳娘怀里的孩子 / 昂贵的奶粉 / 让多少孩子血脉凋零 / 借母乳喂养 / 我的乳娘是喝溪水的 / 我的乳娘是吃粗娘的 / 我的乳娘是田野里忙碌的/我的乳娘是灶台边点火的 / 她扎着绿盈盈的头巾 / 她脸上红扑扑的妆容 / 乳娘是救世的菩萨 / 我们的生命在母乳中轮回!
  所以,真诚地体验生命,才具备写作的张力,深潜到人性的底部才能触觉到灵魂的实质。
  二、写作追求人的全面性与丰富性
  写作的态度取决于对事物的清醒认识和把握,而非人云亦云。不能拘泥于狭隘、表面的现象,比如在矿山,没有南方的山山水水,秀秀美美,却有其特定环境的轰轰烈烈,悲欢离合。伟大而耐苦的煤矿工人,造就了矿山强势的男性话语环境,我的中篇小说《兰成走了》这个作品中,刻画着两个下井男人的恩恩怨怨,里面感动的是一名矿工说:“要打打人,别打灯。”矿灯是矿工的眼睛,矿灯是矿工的妻子,矿工需要矿灯的陪伴与照亮,通过里面的一些场景,矿工兰成和矿工拴拴,以及矿山女人枝儿和英英等一系列爱恨情仇的交织,赋予煤矿工人的是一种丰富的品质与精神。我的中篇小说《老乡的手》里,讲的是现在人性的残缺以及对真正一双手做人事的呼唤,有人评论说小说有些荒诞,其实不然,好事坏事全都由手来完成,小时学课文说珍惜农民伯伯一双劳动人民的手,不能轻意浪费粮食,现在我们珍惜过自己的这双手吗?我们伸出自己的双手时,扪心自问,我们的手究竟做了些什么?精神的缺失始终导致心灵的麻痹,恢复人的全面性和丰富性唯一解决的办法是确立和确保人的主体地位,实现人的自觉,恢复公礼社会,文化的自觉才能形成繁荣与发展。
  三、写作的价值和意义
  纵观文化在整个人类发展历程中的角色,所谓文化化人,艺术养心,文化之于人类是一种精神上的内在需求、普遍需求,也是终生相伴的需求。孔夫子当年说:“朝闻道,夕死足以。”人们需要通过文化来启蒙心智、认识社会,获得思想教益,也需要通过文化愉悦身心,陶冶性情,获得精神上的满足和归依。而这一切都需要通过写作来完成,要是没有精神文化上的充实和丰盈,就不会有真正幸福的生活和美好的人生。我的一个小说叫《和平街上的赵裁缝》,照理,一个裁缝,做好衣服就是了,其实不然,赵裁缝一定要有一颗善良美好的心,有了这种心性,才能心灵手巧,当小说中赵裁缝把两个孤儿收留在自己的家里,赵裁缝已经成了和平街上人人都竖指的好人了,小说中,丈夫犯的错,赵裁缝用一个女人瘦弱的肩膀扛了起来,完成了一个人的担当。每一具体形象又以生命的活力与张力,通过写作来产生其功效性,从而达到艺术的无限极致,从无可奈何的心情,到精神不灭的观念,直达天簌悄成的自然,对美的关照多了,精神就不会吃亏,追求真善美的多了,人便有了气韵,我们常常夸谁谁的气质好,谁谁压得住阵,谁谁不简单等等,为什么有人的第一自然中会发现第二种自然,人说骨气,都是直接从人伦品鉴上转出来的观念。
  四、写作者需具备的先知先觉性
  写作者必须有自己的意识领域,必须有感天伤怀的先觉性。有一个老作家说,人来到世界上是还眼泪的。由感动和被感动来教化我们做人的真善美,比如我的小说《父亲和公爹》,这两个主人公是每一个有父亲的人都可以遇到的,但是走进父亲的内心世界是相当难的,而走进父亲的世界是一种对熟知日子的揣度之心。小说中,我的父亲和公爹近二十年来不相往来,种种特定的原因,后来,两个老人住在一起时,通过矛盾与摩擦产生了一种相互依存的情感,这种情感的建立基础是每一个父亲都爱自己的孩子,在爱孩子的基础上便种下了互爱的可能性,夫妻之间,父亲之间,父亲与孩子,长辈与下一代,人活在世界上,脱离不了的各种亲爱的关系,让写作在一种自觉的状态下,能生成一种共同的活动意识,把各种心地作用关连在一起,赋予力量与爱而使其完成行为能力,是写作者先知先觉的意识,先知先觉的意识充满了经验性与可能性,如何洞察事物之内部,而真观其本质,这与一个作家的知识结构和个人情怀休戚相关,庄子先生说:“虚室生白,吉祥止止”,虚室即是心斋,“白”即是明,“吉祥”乃是美的意识的一种表现形式。心斋即生洞见之明,洞见之明,即呈现美的意识。一个作家,爱恨情仇交织同时,产生自由遐想的心境,心如湖水,微风波波,心如止水,暗动暗涌,可谓自由天地万物。
  谁来关照我们无奈的痛楚呢?作家的先知先觉。
  五、读与写的关系
  读书要立足于现实,不认识字或连字意、句意都读不懂的人读书无异于盲人摸象,别人读《红楼梦》精道得乐,你拿来一看,三句离心,理解不了,其味索然。就这种现象,我们读书的方向何去何从,不得不令人思考。在茫茫的文字海洋中,选择什么样的作品来阅读?哪些作品值得一读,读后能有何收获?自我感觉,不同年龄段,感兴趣的书籍也不一样,个人观点,看名著,看经典,了解当下,回看历史,丰富自己。我觉得只看眼前不看古人,文化便无根无脉,写作要有对政治文化负责的心态才能完成,不能昧着良心做文人。鲁迅先生曾说过一句话:“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的话”。鲁迅先生说最宝贵的是民族魂,发扬民族魂中国才能进步起来。
  文化立国势在必行,前不久看到一则消息说,中华伦理学会添加新组件,中华小孝子培养工程,本工程将计划利用五年左右的时间在全国培养百万名中华小孝子,为全国亿万孩子树立道德榜样。要求:孝心培养适龄化,孝行养成生活化,过程家庭参与化,并且“百日培养,三年跟踪,长期帮助”。我看了瞠目结舌,中华小孝子培养工程俨然是工业时代的量产计划和文革遗风的再显,有一个老干部说,看对了病,开错了方,轰轰烈烈运动后,哪个不是雨过地皮干。还有一个网友回应:不可沽名育孝子啊。另一个网友说:孝子这玩艺儿,也能量产?那天看上海东方卫视“看天下”讲,广州一个私企老板规定,员工在工作时间不许上厕所,上厕所扣钱。想想这些年,我们发展了经济,我们提高了生活水平,我们丢了什么?痛心之余,不得不深思,林林总总的怪事简直让老祖宗们蒙羞,倘若孔夫子还活着,看着这默写谎话的一切,先生该做该何感想,搞鬼有效有术的世人,靠什么来拯救人心呢?
  好在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提出了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举措,给中国文化的发展指明了方向,在这种大气候的文化发展方向推动下,一定会有好书可读,一定会诞生传世的文人。读书,教化我们的心灵,读好书提高我们的审美,读有感觉的作品开明我们的心智,多读书就能提高写作的能力,多写作就能够出精品。
  愿煤矿作家与作者拿起笔来,勇于担当,为矿山文化服务,为煤层深处的矿工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