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同煤老年>悠悠往事

归 乡


2017-10-16 来源: 临汾热电
【字号  我要打印 我要纠错
  儿时记忆中的“天下第九关”——娘子关,那里的小桥流水,牛羊哞叫,农夫耕田逐渐定格成一幅幅画面刻在了我的脑海,常常在梦中笑着醒来,又在落寞中悄然睡去。长大后离家求学,异地工作,结婚生子,回家渐渐地就成了一种奢望。离开故乡多年,尘封的记忆一旦打开,犹如开启了潘多拉魔盒,思念如蚂蚁噬骨般令人心绪不宁寝食难安,借着国庆长假,返乡之愿终于得以实现。
  娘子关位于山西省平定县一个安静淳朴的小镇上,那里有我儿时的欢乐,童年的脚步。小时候,父母在此工作生活,带着我们姐妹四人,日子虽然艰辛,但时时充满欢笑。清晨,薄雾尚未散去,偶尔传来鸡鸣狗吠,我和小伙伴们背着书包,踩着露珠儿,像小鸟一样叽叽喳喳飞向学校;傍晚,炊烟袅袅升起,各家响起此起彼伏的唤儿声,小伙伴们在相互追逐嬉笑打闹中散去,像一匹小马驹儿一样奔回家中,匆忙洗手,然后在父母的谆谆教诲中低头吃饭……
  童年的记忆中,最难忘的是浓浓的乡音。随着岁月的流转沉淀,乡音的记忆越发深刻清晰。每次踏上故乡这片熟悉而又陌生的热土,乡音依旧是那么悦耳亲切,乡邻一声“小四”的呼唤,一句简单的问候,总能唤醒我心底最柔软的回忆,扑面而来的温暖让我找到了内心那份久违的感动。
  故乡的明月是镶嵌在我记忆深处的一块儿宝石。皎洁的月光下,走进那个我生活了30多年的老屋,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轻轻抚摸着已经破旧的门锁和陈旧的摆设,仿佛二老就在我的眼前,父亲一边骑着“二八大跨”下班回到家,一边和正在做饭的母亲聊着家常,为我们准备晚饭……
  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的虚幻又那么的真实,空气中仍然能闻到他们的气息,耳边不时传来母亲的咳嗽和父亲的轻声细语,似乎就在我的身后。每当此时,泪水悄然无声地滑落脸庞,酸酸的,涩涩的,痛痛的,父母的离去让我饱尝了人世间的悲欢离合,始终是我梦里挥之不去的一抹乡愁,我期盼着此情此景在梦中永远不要醒来,挽留住这稍纵即逝的画面,然而现实总是那么绝情,昙花一现的温馨不顾我的苦苦哀求绝尘而去,梦醒之后,心凉似水神情凄然,残酷的现实又把我拉回到眼前,“露是今夜白,月是故乡的明”,今晚又是一个月圆之夜。
  故乡的味道来自灵魂深处,唯有用心品尝才能真正知晓其中的滋味。初始的美好,乡音的牵绊,泥土的芬芳,相思的明月,不管是浓是淡,是苦是甜,五味杂陈,都蕴含其间,令人深思,难以释怀。
  累了,倦了,不想再漂泊的时候,远离城市的喧嚣,回一趟故乡吧!那里有母亲深情的呼唤和育儿的怀抱,那里是游子心灵休憩的港湾,凭借这一抹温馨的气息,寻根探源,走一走,看一看,听听鸟鸣,闻闻花香,把感官打开、把记忆填满,带着童心的回味,带着儿时的梦想,洗尽铅华再上旅途,水更碧、天更蓝、心境更悠远。(通讯员 王杏暖 责编 郑汝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