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画
 
中外画家笔下的鸡 :关于鸡的不同“礼遇”

2017-02-28 来源: 人民网

  “鸡”在中国古人心里是有丰富含义的。传说中美丽的金鸡在太阳里居住,鸡鸣报晓,唤得旭日东升,被人们视为文武兼备,勇敢、仁义、可信赖的“五德之禽”。因为“鸡”与“吉”同音,鸡成为喜庆吉祥的象征,也成为中国画里非常讨喜的题材,这样的画作总带着些喜气,可以在节庆之日转赠亲友,也能登堂入室,悬挂在自己家中。不过,在西方文化里,鸡却没有如此令人羡慕的地位,因此在西方绘画作品中,鸡往往被作为画中人物的陪衬。下面请欣赏中外画家笔下的鸡,感受鸡在不同的艺术“待遇”中所呈现的不同文化。

  《芙蓉锦鸡图》宣扬道德品性



《芙蓉锦鸡图》·北宋·宋徽宗 赵佶(传)

  《芙蓉锦鸡图》上有作者的题词:“秋劲拒霜盛,峨冠锦羽鸡,已知全五德,安逸胜凫鷖”。作者借鸡的五种自然天性宣扬人的五种道德品性。第一,鸡身上的花纹表示有文化。第二,雄鸡的模样很英武。第三,雄鸡打架很勇猛。第四,母鸡护小鸡很仁慈。第五,雄鸡报晓很守时,表示守信用。这些都是他对大臣的要求。画家的表现手法十分生动,一只锦鸡纵身上攀,压弯了芙蓉枝,表现出了锦鸡的重量感。画内藏印有“万历之宝”、“乾隆御览之宝”、“嘉庆御览之宝”、“宣统御览之宝”等,是宋以降历代皇室重宝。

  《子母鸡图》表达浓浓母爱

《子母鸡图》·北宋·王凝

  王凝创作的《子母鸡图》原是《集古图绘》册中的一页。米芾在其《画史》中说,王凝系江南人,当过北宋画院待诏,工鸟兽,善写鹦鹉、狮、猫,不仅形似,也注重神态,自成一格。这幅《子母鸡图》也正是臻于形神兼备的境界:构图以1只大母鸡为中心,周围倚着8只刚孵出的小雏鸡;母鸡羽毛丰润而松弛,翅膀半伸庇护着小雏鸡,小心翼翼地教着它们啄食本领。画家以工笔细描母鸡产后常见而独特表现的情态,而8只小雏鸡中,有4只躲在母亲翅下,前后各探出两只头,母鸡右身边也有一只在探头,母亲背上正匍匐着一只白羽毛小雏鸡,正展开小翅想往下飞,张着嘴嗷嗷待哺,前端的两只小鸡一只正回头望着,一只正张开嘴盯着母亲嘴,似在接受喂食;它们神情虽各异,但皆带些呆头愣脑,以痴疑、新奇的眼光望着这陌生的新世界。作品形象稚爱传神,色彩淡雅,富于人情味。

《子母鸡图》·宋代·佚名

  除了王凝的《子母鸡图》深受世人喜爱之外,还有另一幅《子母鸡图》也同样大受世人赞赏。画卷中的诗塘有明宪宗行书御题七律一首,图画表现了非常浓郁的生活气息:1只母鸡引领著5只孵出不久的小鸡,在地上漫步啄食。母鸡雪白的羽毛蓬松亮丽,目光充满著慈爱,小鸡则稚嫩怯弱,依偎在母亲的羽翼保护下。小鸡们都还有些懵懂,在妈妈的周围,一个个缩头缩脑,不敢走远的模样。虽然画的是子母鸡,但读画人欣赏到的却是母亲的眼神与子女对母亲的依恋。

  《鸡雏待饲图》反映温馨农家情

《鸡雏待饲图》·宋代·李迪

  《鸡雏待饲图》中两只雏鸡一卧一立,面朝同一方向,屏气凝神,仿佛听见母亲觅食的召唤,正欲奔去。画中的小鸡稚拙可爱,圆头圆脑,画家的笔触赋予小鸡绒毛般的质感,更凸显其娇小可人。两只小鸡神态生动,似乎正在巴望着前来饲养它们的母鸡,将雏鸡嗷嗷待哺的情态表现得淋漓尽致,充分反映了温馨的农家情调。

  《画花下将雏》寓意美好

《画花下将雏》·元代·佚名

  《画花下将雏》展现了这样一幅场景:公鸡与母鸡带领着雏鸡在牡丹花下觅食,雏鸡或两两啄食草芥,或藏于母鸡翼下,活泼可爱,清新动人地体现了育幼之情。“将”是带领的意思;“雏”即幼鸟,在此画中指小鸡;加之富贵牡丹、奇石、两三支青竹,既赏心悦目,又寓意美好。

  《雏鸡图》寄期望愿后代成才

《雏鸡图》·明代·沈周

  沈周笔下有关鸡之题材绘画的代表作还有一幅是《雏鸡图》,此画构图简练,为一只墨笔写意的雏鸡。其背部羽毛以湿润的墨色渲染,体形轮廓则以简约的墨线勾勒,虽为写意,仍能照顾到物象的立体感。雏鸡两翅以淡墨细笔写出,角度与比例配合得当。整幅画虽题材简单,但笔韵内敛传神,雏鸡稚嫩的体态通过水墨尽得显现。此画自题七言诗:“茸茸毛色半含黄,何独啾啾去母傍。白日千年万年事,待渠催晓日应长。”自识“沈周”,钤“启南”朱方印、“白石翁”白方印。从自题诗看,画家对这只已然半大的雏鸡表现了担忧之情,总是啾啾寻母,长大后如何承担起催日报晓的责任呢?不难看出画家借雏鸡图寄予了期望后代早日成才的心愿。

  《橅宋苑画榴下雄鸡图》雄鸡神态威风

《橅宋苑画榴下雄鸡图》·清代·邹一桂

  清代画家邹一桂认为,要画出好的作品,画家首先必须对绘画的对象有深入的了解,于是他亲自培植百余种花卉,理性观察,感性认识,终使笔下花卉形神俱备。《橅宋苑画榴下雄鸡图》中的石榴、剪秋罗、石竹、百合、萱花,姿势连贯,枝叶清晰合理,完全遵循该种植物生长形态,美而合理;雄鸡工笔雕琢,神态威风,设色雅丽,与周围环境和谐相称;奇石草坪兼工带写,规整不失自然。

  《风雨鸡鸣》寄寓英勇顽强

《风雨鸡鸣》·近代·徐悲鸿

  徐悲鸿的奔马闻名遐迩,其实,他以鸡为主题的画作也数量颇丰。不论画人、画马还是画鸡,作为社会活动家和教育家,他都有所寄托,有所象征。他笔下的公鸡常常昂首挺胸,具有屹立不倒的英雄气概。在风雨飘扬、世事动荡的20世纪,徐悲鸿也通过公鸡来寄寓英勇顽强的精神。

  《锦春图》呈现生机活力

《锦春图》·清·郎世宁【意大利】

  郎世宁,原名朱塞佩·伽斯底里奥内(Giuseppe Castiglione),意大利米兰人,于1714年(清·康熙五十三年)以传教士的身份离开欧洲来到东方,次年抵达澳门,起汉名郎世宁,并于康熙末期进入宫廷供职,开始了他长达数十年的中国宫廷艺术家的生涯。他将中、西两种画法结合在一起,为皇帝画了多幅表现当时重大事件的历史画,以及众多的人物肖像、走兽、花鸟画作品。
  《锦春图》设色浓艳鲜丽,充分体现郎世宁的绘画特色。锦鸡花卉得写实之真,而湖石坡草又表现中国画的笔墨趣味。锦鸡全用西法,点景树石笔墨是旧院体,构景一仍是陈法。此图中有两只锦鸡,都站在太湖石上,正中央的锦鸡身上羽毛颜色十分艳丽,昂首望着远方,而另外一只锦鸡则静卧在石上陪伴在一旁。画中的小溪流水似乎会流动,发出潺潺的流水声,坡上的鲜花竞相开放,散发出阵阵香味。两只锦鸡采用西方画法绘画,以突出锦鸡的“活”;而锦鸡身后的景色则是中国画的笔墨绘画,以突出景色的“美”,整幅画呈现出一片生机活力的景象。

  《啄石榴的公鸡》只作画面装饰

古罗马时期庞贝壁画《啄石榴的公鸡》

  作为人类最早驯化的动物之一,鸡与人们的日常生活关系十分密切。在古罗马时期的庞贝壁画中,就有表现一只羽毛华丽的大公鸡啄食石榴的画面,画中鸡的动态非常生动。在中世纪的手抄本中偶尔也可以见到鸡的形象,不过,它们往往是画面的装饰,一般没有特定的内容和含义。

  《喂鸡的农妇》印证中国人对鸡的描述

油画《喂鸡的农妇》让·弗朗索瓦·米勒【法国】

  到了19世纪,教会和贵族在艺术赞助中的地位逐渐下降,而中产阶级趣味的影响不断上升。特别是19世纪中叶以后,随着现实主义的兴起,很多艺术家把关注的对象转向下层民众和普通人的生活,如法国巴比松画派。让·弗朗索瓦·米勒的很多作品表现的正是生活在巴比松的农民,《喂鸡的农妇》表现了典型的法国农村生活的景象,妻子在庭院中喂鸡,背景中的丈夫正在田地里耕作。前景的几只母鸡在闷头啄食,它们背后的公鸡倒是颇显绅士风度,也很好地印证了中国人对鸡的“仁”德的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