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隆重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连环画《鸡毛信》


2015-09-16 来源:
【字号  我要打印 我要纠错

(1)海娃今年十二岁,放了四年羊。起初,海娃和爸爸一同放羊。日本鬼子来的时候,爸爸当了游击队的侦查员,他背上快枪,到铁路边打鬼子去啦!

(2)海娃也在龙门村里当了儿童团长,天天拿了红缨枪到龙门山上一面放哨,一面放羊。这几天,铁路上的鬼子又出发“扫荡”啦。海娃到了山上,便把扬鞭插在腰里,光拿着红缨枪,蹲在一棵小枯树下。他整天守住这棵树,眯缝起眼睛望着山下远远的平川。

(3)平川上有一条小河,铁路笔直地横在小河旁边。沿着铁路有好多土圪墶似的东西,这就是鬼子的炮楼。

(4)海娃望着望着,忽然间,看见炮楼里爬出一长溜黑点子,像蚂蚁一样,朝龙门山爬过来了。呀,又是鬼子出发抢粮了!海娃赶快用手把树一扳,树就倒下来了。原来这是一棵假树。村里人叫它“消息树”。

(5)村里人一见“消息树”倒了,就知道鬼子又来了。村里人平时早就做好竖壁清野的准备,这时马上转移,什么也不能让鬼子得去。

(6)这时候,海娃看见山坡下的小路上,有一个带枪的人正往山上爬。一面爬,一面朝山顶探着脑袋。

(7)这条小路是村里人轻易不走的,海娃想,莫不是一个武装汉奸吧?海娃赶紧朝羊群甩了一鞭,羊群就乖乖地满破散开,钻进野草里不见了。海娃自己也钻进酸枣丛里躲起来,他要看看,那个带枪的人上山来干什么。

(8)带枪的人爬上山顶,就“海娃、海娃”的叫起来。海娃起先也不敢答应,后来听出来是他的爸爸。

(9)海娃从枣树从里爬出来,粘了一头的乱草。

(10)爸爸刚从平川地回来,有要紧的事情哩!他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给海娃。

(11) 这是一封鸡毛信,信角上插着三根鸡毛,是一封顶顶重要的信。

(12)海娃看见是插着三根鸡毛的信,就连忙接过来放在怀里。

(13)海娃打了个响亮的呼哨,羊群就都跑拢过来。他把羊鞭递给爸爸,说:“你把羊吆喝回去吧。”爸爸却叫海娃赶着羊群去送信。

(14)以前,海娃送过几次信,都是拿着红缨枪从来没有赶着一群羊送信,这有多慢哪!

(15)爸爸叫海娃最迟明天一定要把信送到。正说着,爸爸朝山下一看,鬼子已经走到山脚下了,就从怀里掏出两个烤红薯,塞进海娃的口袋里。

(16)爸爸接过海娃的红缨枪,就跑进树林里去了。

(17)龙门山到三王村,走大路有三十多里,走小路还不到二十里。海娃顾不上吃红薯,连忙把羊群赶上崖边的小路。转过崖畔,便是西山,远远一看,西山头上也竖着一棵“消息树”。太阳快下山了,“消息树”映着红云,一动也不动地立在山顶。海娃看见“消息树”,就放心了,狠狠甩了几鞭,把羊赶上山去。

(18)可是,海娃正走着走着,忽然看见西山上的“消息树”也倒下来了。海娃想,糟糕,山那边准是发现了鬼子,小路不能走,就走大路吧。他赶忙把羊群赶下深沟,朝大川口走去。

(19)海娃在山沟里转了两个弯,突然瞅见从大川口进来一队人马。是八路军?不像,牲口都是空驮子,不消说,又碰上抢粮的鬼子了。怎么办呢?龙门山有鬼子,西山那边有鬼子,川口又进来了鬼子……

(20)海娃想,跑吧,可是沟两边尽是陡壁,爬不上去。往前走吧,口袋里又装着鸡毛信,是给游击队的信,如果被鬼子发现,可就耽误大事了。

(21)把信藏起来吧,对,把信藏起来。海娃这么一想,立刻蹲在地上,把鸡毛信埋在乱石子底下。海娃刚刚埋好信,又把信挖了出来。他想,不行,满地尽是乱石子,回头天黑了上哪找去?

(22)川口的鬼子越来越近了,海娃着急坏了。羊群可不着急,只管朝川口跑着,这一只抵住那一只的屁股,那一只的角磨着另一只的肚皮,又肥又大的尾巴两边晃着,怪自在哩。

(23)一看见油乎乎的羊尾巴,海娃心头就“扑通”跳了一下,想都来不及想,就赶快跑到羊群前面去。

(24)海娃一下捉住领头的“头羊”,把它拦腰抱住,掀起它的大尾巴来。“头羊”是只老绵羊,屁股光溜溜的,靠着尾巴跟上,垂着很长的绒毛,海娃就着羊屁股拧了两根细毛绳,把鸡毛信绑在羊尾巴底下。海娃这才透了口气,心里说不出的高兴。老绵羊可不舒服,屁股上垫着一封信,多难受呀。

(25)海娃一松手,老绵羊卷起尾巴撒腿就跑。它越是跑得快,大尾巴越是卷的紧,一直卷到大腿底下,把鸡毛信牢牢地盖住。

(26)现在,海娃啥也不怕啦。他故意把羊鞭甩得挺响,朝着鬼子赶过去。鬼子越走越近,满沟里跑着的绵羊,差一点把鬼子们撞着了。

(27)走在前面的鬼子哗啦一声举起步枪,对住海娃的脑瓜。站住就站住,海娃站住了,羊群也站住了,一个挤着一个,把老绵羊挤在当中。

(28)一个穿黑军装的伪军跑过来,一把抓住海娃的脖子,把海娃提到一个穿黄军装的鬼子面前。

(29)穿黄军装的鬼子挂着大洋刀,小眼睛,鼻子和大蒜头一样,嘴上留着一撮小胡子,嘴唇又黑又厚,吼吼起来露出两颗大门牙。“你的八路探子的?”海娃一点儿也不怕,故意歪起脑袋,张开嘴巴,傻愣愣地望着小胡子。好像说:“你说什么呀?我听不懂。”

(30)那个穿黑衣服的端起枪托,照着海娃的屁股撞了两下。海娃真想骂他一声“黑狗”,狠狠地唾他一脸。不过一想到鸡毛信,海娃就不想骂了。

(31)小胡子拔出大洋刀,搁在海娃的脖子上。那个黑狗也学着小胡子使起威风来,他往海娃身上拳打脚踢,海娃护住眼睛,挺住身子,撒起泼来。

(32)海娃闹得小胡子不耐烦了,就叫黑狗搜搜海娃身上,看带着什么东西没有。黑狗摸摸这个补丁,掏掏那个破洞,连海娃的破鞋也脱下来搜过了,只搜出两块红薯。

(33)红薯烤的焦黄焦黄的。黑狗拿起来就朝歪嘴里塞。

(34)小胡子将歪嘴嘴里的红薯一把抢过去,用大蒜鼻子闻了闻,就大嚼起来。

(35)小胡子吃完了红薯,就咧开黑嘴唇审问起海娃来。海娃就编了一套给鬼子听。

(36)小胡子大笑起来,他拍着海娃的脑瓜就叫他“开路”。

(37)海娃松了一大口气,吆喝上羊群就走了。海娃恨不得飞跑起来,可是他不敢跑,只好一步紧似一步地走。

(38)忽然间,那个歪嘴黑狗追上来了,他们把羊群截住。黑狗一把夺下海娃的羊鞭,没头没脑地朝羊群抽起来,想把它们赶回去。海娃着慌了,就抱住歪嘴黑狗的手大叫起来:“这是主人家的羊呀,没了羊我可活不成呀!”黑狗们一面笑,一面用皮带抽着羊。海娃急了,死抓住黑狗不放。”

(39)歪嘴黑狗把海娃摔倒在地上,还比着手里的枪吓唬海娃。

(40)黑狗没有打枪,只朝海娃甩了几鞭,就大模大样地把羊群赶走了。海娃躺在地上,眼看鬼子和黑狗走远了,反到放开嗓子大哭起来,海娃想:我送信的任务怎么完成呀!海娃心疼他的羊,海娃更心疼他的鸡毛信。

(41)想呀想的,海娃忽然不哭了,他一下子爬起来,远远地跟在黑狗们后面。海娃一面跟,一面注意地下,看那封鸡毛信有没有掉下来。

(42)可是,地上没有鸡毛信。海娃没有办法,只好一路跟着走,那个歪嘴黑狗回过头吼起来。海娃气的眼睛都红了。

(43)他把心一横,把手指含在嘴里,长长地打了两个呼哨。羊群听见呼哨,就不听黑狗的话了,它们乱蹦乱跳地躲开黑狗的鞭子,扭转头朝海娃赶过去。海娃也扭转头,一面打着呼哨,一面朝着川口外面跑。

(44) 羊群跟着海娃跑,黑狗跟着羊群跑。忽然间,黑狗们不追羊群了,他们却撒开腿追赶海娃。海娃自然跑不过他们,被抓住了。黑狗要海娃给他们赶羊。海娃心里一动,有办法了。不用黑狗拖他,就装出顺溜溜的样子,把羊吆喝上,跟着鬼子进山了。

(45)那个带大洋刀的小胡子,又露出大门牙,对海娃开腔了:“你的太君的带路,明白的?”

(46)海娃哪有心思和鬼子说话,一边走,一边在打着主意。想呀想的,就到了一座小山庄眼前,鬼子的队伍停下来,海娃和羊群也停了下来。

(47)小山庄有六七户人家,大门全上了锁。鬼子们一到,捣开人家的大门,乱搜乱翻起来。可是人家都是空的,灶上没有铁锅,炕上没有席子,屋角没有米缸……原来老百姓早把粮食家具藏起来,躲到山沟里去了。

(48)鬼子们把窗户门扇拆下来,堆在打谷场上,又用干草引火,门窗燃烧起来,把山头照的通红。这时,小胡子的声音喊道:“八个雅鹿,米西米西。”原来小胡子要吃东西了。海娃回头一看,小胡子在骂鬼子兵呢。他想,现在没人理他,正好下手了。他刚把老绵羊抱住,就看见黑狗和鬼子兵朝羊群跑过来。

(49)鬼子和黑狗这个用手提起羊腿,那个用皮带拴住羊的脖子,有的干脆一刀把羊脑袋劈下来……

(50)歪嘴黑狗一把扭住了老绵羊的长角,老绵羊也使劲抵抗,四条腿像钉在地上一样。歪嘴黑狗累的满头大汗,对老绵羊仍旧没有办法。

(51)海娃可浑身打起颤来,哎呀,我的鸡毛信。海娃不敢出声,心里却像针扎一样。忽然,他计上心来,嘻嘻一笑说:“伏天还能吃大绵羊啦?又膻又瘦,有啥吃头?”歪嘴黑狗瞪了海娃两眼,心里没好气,狠狠踢了老绵羊一脚。这回海娃没有生气,反而松了一口大气,心想:我犯不着惹你们,反正羊是没指望了,拿上鸡毛信,我就连夜跑了。

(52)打谷场上,鬼子们在在火光里忙着杀羊、烤羊。

(53)现在只剩下十几只老羯羊了,都挤在海娃身边,吓得簌簌地打着颤。海娃伸手摸着老绵羊,悄悄掀起它的大尾巴,一下就看到鸡毛信照样吊在屁股上。海娃心里一阵高兴。

(54)海娃正想把信解开,那个讨厌的歪嘴黑狗又跑过来问海娃哪里有水?海娃明明知道就不告诉他。心想:没水没锅,看你们这群强盗咋吃法?

(55)谁知鬼子比狗还馋,他们直接把血淋淋的羊肉扔到火里烧着吃。海娃看着,心头一阵阵发疼。海娃再也不忍心看了,扭过头去,自个儿和老绵羊呆在一边。歪嘴黑狗怕海娃跑了,一定要海娃和他们在一起。

(56)没办法,海娃只好走过去,看着鬼子们吃饱,然后摸着肚皮到庄里睡觉去了。

(57)只有歪嘴黑狗还不去睡觉,叫海娃把羊赶到圈里去。海娃把羊赶到庄后的一个破羊圈里,用石块抵住圈门,又抱了一捆草,铺在圈门旁边。黑狗问海娃干嘛铺草?海娃说:“铺草睡觉。”

(58)黑狗不准海娃谁在这里。他一把抓住海娃的脖子,就把海娃提到庄里去了。

(59)黑狗把海娃抓进屋子,屋里睡满了抱着枪的鬼子和黑狗们。海娃就被摔在最里头的角落里。

(60)鬼子和黑狗们都打着呼噜,睡着了,只有,门口的哨兵还瞪着眼坐在那里。海娃睡不着,伤心极了,心里老惦记着鸡毛信,眼睛不住往门口看,还竖起耳朵听外面的动静。屋里的鬼子睡得正香,忽然他听到街尽头有人吼了一声。哟,村边还有放哨的呢。

(61)真是急死人了,门口有哨兵,村边有哨兵,鸡都叫了两遍了,再不跑天就快亮了。海娃悄悄坐起来,看见门口的哨兵身子歪在土墙上,正打瞌睡哩。他看看身边,鬼子黑狗们挤满了一地,七倒八歪的,刚好把他挡在里面。

(62)海娃轻轻地站起来,用脚尖把歪嘴黑狗的胳膊拨开,又把一个鬼子的大腿拨了拨,腾出一小块地方。就这样海娃小心地一小步一小步地往外挪着,第三步的时候,怎么也迈步过去了,小胡子摊手摊脚地躺在前面,打着呼噜。海娃弯下腰,用手撮了一小撮泥土,轻轻撒在小胡子的鼻子上,小胡子鼻子皱呀皱的,“阿秋”一声打了个喷嚏。可是他却没醒,只揉了揉鼻子翻过身去,又呼呼地睡死了,恰好给海娃让出一条路。

(63)海娃送了一口气,浑身都轻快起来,他轻轻一跳,从小胡子身上跳了过去,闪到大门旁边。大门口的哨兵也垂头睡着了,海娃就悄悄地迈过他伸出的大腿,跑了出去。

(64)海娃刚刚闪到村边的路上,街那边的哨兵就吼叫起来,“哪一个?”海娃连忙答应:“喂牲口的。”那个哨兵就不吭气了。海娃大模大样的走进牲口圈后,跳过一堵破土墙,绕道羊圈跟前去了。

(65)羊见了海娃都咩咩地叫起来。海娃知道羊早就饿了,可也顾不上它们了。他连忙抱住老绵羊,把尾巴底下的鸡毛信解下来。

(66)海娃把鸡毛信装进口袋里,就听见鸡叫了三遍,“羊啊,我养了你们四年,可今天也顾不上你们了。”海娃把心一横,撒开腿便跑。

(67)海娃跑啊跑啊,一口气跑到庄后的山梁上,刚到山嘴旁边,就听见有人在前面吼叫。海娃竖起耳朵也听不清楚,他眯起眼睛一看,呀,原来山梁那头,有一个人拿着一面小白旗朝海娃晃着。海娃想:一定是鬼子。可忽然,那鬼子不叫了,也不晃小白旗了,他朝海娃举起什么来,看势头,准是举起枪来了。海娃可不怕打枪,只要跑到山嘴的岔路上,鬼子就打不着他了。可是海娃没有跑,他想,谁知道有多少鬼子,一开枪,就不好跑了。

(68)海娃这么一想,就脱下身上的小白褂,学着鬼子的样子,一时举到头顶,一时伸到旁边,好像晃着一面小白旗。那鬼子把枪放下,又举起小白旗来,一面晃一面呜噜呜噜地叫,好像说:“原来是自己人呀,对不起,你放心走吧。”

(69)真想不到就这样混过去了,海娃一面晃着小白褂,一面转过山嘴子,便没命地飞奔起来。风在耳边呼呼响,公鸡在远处得意的叫,小鸟也在吱吱喳喳的唱。海娃的心里比小鸟还要欢乐。海娃像风一样飞跑着,他跑过崖畔,跑过深沟,又一口气跑到对面的山顶上。

(70)到了山顶,海娃一屁股坐在石头上,心想,现在用不着死命跑了,前面就是三王茆,过了三王茆就是三王庄啦。他这才松了一口气,“我的信呀,这回可把你送到了。”他高兴得汗都来不及擦,就伸手到口袋里去摸信。可是海娃忽然浑身打起颤来——鸡毛信不见了。

(71)海娃又摸了摸口袋,没有。脱下小白褂来找,没有。把身边的石头缝都找遍了,还是没有。海娃想不起鸡毛信的怎么丢掉的。他再没有工夫去想了,只顺着原路下山,一面走一面低着脑袋,仔细找起来。海娃到沟底下,没找到,到崖畔,没找到,眼看着快到大山梁上了,可是连跟鸡毛影子也没有。海娃想,要是找不到鸡毛信,就要耽误大事啦。他这么一想,也不管死啊活啊的,一口气爬上大山梁。

(72)他爬到小山嘴旁边时,忽然大吃一惊,差一点没叫出声来,那,那不就是鸡毛信嘛!一点儿不错,在山嘴的岔路口,海娃刚才晃着小白褂的地方,好好地躺着一封鸡毛信。海娃两步抢上前去,抓住鸡毛信,简直高兴死了!

(73)海娃抬起脑袋,忽然又大吃一惊,小山庄的打谷场上黑压压地站满了人,一排排的刺刀,在人头上闪亮——鬼子正在集合哩。海娃忙蹲下来,把鸡毛信装进衣袋里,刚想回头跑,忽然背后有人在喊叫。

(74)海娃猛一回头,就看见,歪嘴黑狗从山梁那头跑过来,他一面跑一面骂。海娃跑是来不及了,歪嘴黑狗已经走到眼前来了。海娃就站在那里,好像从来没想过逃跑这回事。

(75)黑狗却不买账,他狠狠揍了海娃一枪托,一边揍一边喘呼呼地吼叫。他吼一句,揍一下,揍的海娃站不住了,海娃还是不停口地答话。

(76)黑狗又是一枪托,海娃索性坐在地上装模作样地大哭起来。他用手蒙住脸,手肘压在口袋上,把鸡毛信压得紧紧的,生怕它掉出来。

(77)幸好黑狗没搜他的口袋,海娃把黑狗哭糊涂了,鬼子马上就要出发了,还没有带路的哩,黑狗抓住海娃的脖子,把他从地上提出来。 

(78)黑狗把海娃带到村边羊圈跟前,这时候,打谷场上又响起一阵哨子,黑狗们都往场上跑,歪嘴黑狗也连忙背上枪往场上跑,原来是他们集合哩。

(79)现在,羊圈里只有海娃一个人,眼前没法逃了,先藏起这命根子再说。海娃赶紧掏出鸡毛信,绑到老绵羊的尾巴底下。

(80)绑好了信,海娃就把羊吆喝到打谷场上去了。海娃走到场上,小胡子忽然扭转脖子,瞪着眼睛,朝海娃大量了一会儿,就把大洋刀一挥,大叫一声,“搜!”歪嘴黑狗在海娃身上搜了一阵,自然什么也搜不出来。就报告小胡子说海娃不是小偷。

(81)队伍出发了,十几个黑狗走在前面,大队伍跟在后面,海娃赶着羊,夹在队伍中间。海娃认了认方向,突然心跳起来,原来鬼子也是朝三王茆走哩,朝着游击队的指挥部走哩。小胡子可讨厌得很,老是缠着海娃,一会儿指指这座山顶,一会儿问问那条山路,一会儿又叫海娃“快快开路。”催着海娃鞭打羊群。

(82)羊群偏偏在这时候拉屎了,一面走一面翘起大尾巴,羊粪就像黑扁豆似的,扑簌簌地撒了一地。海娃心想,老绵羊啊,你可不能捣乱,你一拉屎,可就糟糕啦。老绵羊一点儿也不知道海娃的心思,它偏偏也要拉屎了,眼看着大尾巴要翘起来了,鸡毛信也快要露出来了,海娃赶紧拾起一块土坷垃,刷地一下打过去。土坷垃恰恰打在老绵羊的大尾巴上,老绵羊大吃一惊,只好暂时不拉屎,夹着尾巴跑了起来。海娃还不放心,他一时扔扔土块,一时甩甩羊鞭,生怕老绵羊拉屎,可怜那只老绵羊,只好把尾巴卷到肚皮底下,一口气翻过大山。

(83)过了大山,前面就是三王茆。从沟底到岭上,是一条不大走人的小路,旁边还有好些羊道,盘绕在树林和岩石中间。山顶也竖着一棵“消息树”。鬼子们刚刚走到山下,海娃就看见山上的“消息树”倒下了,张连长的队伍已经发现鬼子了。

(84)可是鬼子一点儿也不知道。他们在山脚下休息起来,小胡子坐在地上抽烟,鬼子兵在吃剩下的熏羊肉,黑狗们不敢休息,他们打小路走上茆去。海娃也不休息,海娃把羊赶到一片草地上,离开鬼子远远的。海娃看见黑狗们已经上坡了,快到半路了,可是山上还是没有打枪。

(85)怎么还不打枪呢?海娃正在着急,忽然轰地一声,半山上冒起一柱黑烟,原来黑狗们踏上地雷了,黑烟里钻出几个黑狗,连滚带爬地躲到石岩下。接着,石岩下又轰轰几声,黑狗们一边叫一边往山下滚,歪嘴黑狗第一个跑下来,他拐着腿在跑,嘴巴血淋淋地显得更歪了。

(86)小胡子看见黑狗挂了彩,就叫海娃带路。海娃不肯干,故意装作听不懂鬼子的话。鬼子把海娃围住了,海娃看看小胡子,小胡子晃着大洋刀,海娃看看周围,周围的枪口对着自己,

(87)为了鸡毛信,海娃只得硬着脖子把羊群赶上山去。海娃心里不住地想法对付敌人,越想越走的慢。鬼子兵却老在后面催,他们怕地雷,只远远地跟在后面。

(88)海娃转过一道石岩,走到一片树林跟前,树林里有两条路:一条是小路,一条是羊道。羊群咩咩地叫起来,好像说:“我们走那一条路啊?”海娃回头看看,鬼子的队伍给石岩遮住看不见了。海娃想:羊道难走,鬼子不容易上来。就赶忙把羊群吆喝上小羊道。羊群进了树林,不一会儿又出了树林,海娃听见黑狗在底下吆喝,他一边放开嗓子回答,一边响着羊鞭,加紧地往山上走。海娃赶着羊群,一时攀上石岩,一时爬上崖畔,一时穿过树林,就好像在平路上走一样,不多久,就把鬼子丢的很远了。当然,鬼子是不能走这种羊道的,黑狗又在山底下叫喊了。海娃回头看看,牲口正停在崖畔的石坎旁边。

(89)于是鬼子忙了一阵子,这个使皮带打着马屁股,那个拼命地拉缰绳,哼呀嘿呀的,好容易才把牲口拖上崖畔。

(90)可是山道越来越陡,鬼子们走一步,停一步。海娃却越走越快,转眼就到了半山腰。这时候,山底下的敌人又吼叫起来了,海娃装没听见,一步紧似一步。鬼子们知道海娃要逃跑了,就真的放起枪来,子弹啸叫着飞过天空,吓得树林里的鸟儿乱飞。

(91)海娃的鞭子也“啪啪”地响着……他攀上石岩,拨开乱草,穿过树林……鬼子的枪声越来越近,越响越密,海娃跑不动了,正在这危险当儿,山上突然响起了一阵排子枪,海娃听见自己人的枪声,两条腿又上劲了。

(92)海娃还没跑两步,鬼子“砰砰”两枪,海娃忽然两手一张,大叫了一声,“哎呀!”海娃倒在乱草堆里,再也不吭气了。

(93)这时候,从山峁上跑过来一位八路军,连忙抱起海娃,跑回山峁的阴坡那边去。他刚刚把海娃抱在一块岩石后面放好,那边又跑来一位拿着盒子枪的八路军。

(94)拿盒子枪的蹲在海娃身边,忽然叫道:“这不是海娃吗?常给咱们送信的,龙门村的海娃。咋滴的,为啥叫鬼子掳去啦?”海娃睁开眼睛,看见蹲在他旁边的正是张连长——指挥部的张连长,海娃的眼泪就流出来了。张连长急忙给海娃包扎伤口,海娃却什么也不顾,急忙给张连长报信。海娃竭力要把意思说清楚,可是伤口疼的他昏过去了,昏的啥也不知道了。

(95)等到海娃醒转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躺在暖炕上,身上还盖着一床软绵绵的毯子,炕沿上还堆着一些方盒盒和圆罐罐。海娃再朝旁边一看,张连长正笑眯眯地坐在旁边看着他。海娃急忙问张连长,自己怎么到了这里,那封鸡毛信收到了没有。张连长笑了,告诉他鸡毛信收到了,又把昨天的事情告诉海娃:“你昨天送来的那封鸡毛信,是你爸爸捎来的重要情报。信上说,炮楼里的鬼子都进山抢粮啦,前周庄只剩下几个黑狗守着炮楼,叫咱们派队伍去打。咱们先收拾了跟你一道来的鬼子,然后连夜赶到平川,部队在村外打,你爸爸的游击队在村里打,就把炮楼打开了。要是没有你送信,哪会有这次胜利!”张连长最后说:“这些缴获的东西,是慰劳你的,因为你是我们的小英雄!”海娃感动地说:“叔叔,幸亏你们救了我,东西我不要,我一定要跟着叔叔们干革命,打鬼子!”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同煤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