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劳模  

韩福的煤炭情缘


2017-04-24 来源: 同煤网站

        1994年编印的永定庄矿《矿党史资料汇编》“国家级荣誉获得者”一栏中对韩福作了如下记载:“韩福,男,汉族,全国劳动模范。1931年生,山西大同人。1946年参加工作,195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韩福16岁下窑背煤。大同解放后,成为永定庄矿首批采煤工人。历任采煤队长、工程师、区长、生产矿长、工会主席、劳动公司书记等职务。在1953年至1962年期间,他带领采煤队工人们吃大苦耐大劳,齐心协力,顽强拼搏,创造出了当时低消耗、高效率、特别能战斗的业绩(即每工8.5吨,成本只有0.8元/吨,每天450吨产量)。
       韩福1954年荣获“全国煤炭工业青年能手”称号;在1956年全煤代表会议上获得“先进生产者”荣誉;在1957年的工矿企业财贸文教先进生产会议上被授予“先进个人”称号;1958年在全煤群英会上被授予“青年劳模”称号;1958年出席全国青年建设社会积极分子代表大会;1959年出席全国群英会,他带领的采煤队被全国群英会授予“韩福采煤队”的光荣称号。这是共和国第一代矿工的足迹,这是一个从旧社会少年窑工成长为新中国劳动模范、煤矿领导干部的光荣历史。正是这千千万万个像韩福一样的矿工,用智慧和汗水创造了大同煤矿的辉煌。
        上个世纪50-60年代,韩福带领他的青年采煤队苦打硬拼,屡建奇功。他们吃大苦耐大劳,齐心协力,顽强拼搏,以低消耗、高效率、特别能战斗的业绩,成为煤炭战线上的一面旗帜,享誉煤炭行业,享誉全中国。韩福曾多次出席全国性会议,受到表彰和奖励,多次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而今,老劳模韩福已经79岁高龄,每当回忆起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韩福老人仍记忆犹新,激动不已。

韩福说:没有受过旧社会的罪,你就体会不到解放的滋味

        雁门关外,塞北高原,巍巍洪涛山绵延百里,像一条奔腾的巨龙跨越时空,见证着大同矿工的苦难;像一座历史的丰碑铭刻着大同煤矿的变迁。
        韩福的家乡在大同城西的山沟沟里,叫石岩庄,解放前那是个多见石头少见人的地方。石岩庄村地属洪涛山余脉,高寒干旱,那里山多地少,穷人租种几片山坡地,靠天吃饭。韩福家境贫寒,少年时经常是衣不遮体、食不果腹。韩福与煤炭结下的不解之缘是在16岁的时候,说来凄惶,那竟是一个少年窑工生涯的开始。韩福清楚地记得,那是1946年深秋的一个早晨,母亲一大早起来,做了一锅小米和山药混合的稠粥。山药蛋稠粥,很平常的农家饭,即便是现在的农人也很少吃了,但是在兵荒马乱的年月,山药蛋稠粥是很难吃到的美味佳淆。母亲含着两眼泪给韩福整理行装:一条补了又补的被子,一件旧羊皮袄。饥寒交迫使得韩福这个只有16岁的少年外出谋生,而且干得是下窑背炭的活计,哪个母亲眼中不掉泪,哪个母亲心中不滴血!母亲哽咽着对韩福说:“孩子,到窑上背炭,那可是受罪的营生,要不咱们别去了,凑合过了今年再说吧?”
        韩福摇摇头。韩福知道母亲舍不得让儿子下窑背炭,但家中眼看快揭不开锅了,全家人要饿肚子,他没有别的选择,他必须挑起这生活重担。韩福安慰母亲道:“妈,我已经长大了,别人能干,我也能干,您就放心吧!”
        这天,吃过一顿对他来说胜过山珍海味的山药蛋稠粥,韩福带着一个背炭用的垫背,一条麻编绳,跟着本村的一个叔叔踏上了到东沙嘴煤窑的路。
        从此,韩福和煤炭结下了一辈子的情缘。
        东沙嘴煤窑离石岩庄不算远,20余里,翻过忻州窑到晋华宫那座梁就到了。大同西部山区的地下到处都是煤,挖下几十米深,就能挖出煤炭来。小煤窑挖煤,是最原始的采煤方式,打一口斜坡的窑,打到煤层上,就可以出煤了。东沙嘴煤窑就是这样一口小煤窑。60多年过去了,每当回忆起东沙嘴背炭的经历,韩福的泪水都会夺眶而出:“你们这茬人没有经见过,那可真叫受罪啊!”
        东沙嘴煤窑是一座45度的斜梯窑,窑口像地窖口一样,长宽也就3米左右。从井口到梯根底360个台阶,大约有90多米深,从窑底看窑口,只有碗口大小。一个16岁的少年,背上背着100多斤的大毛炭,四肢着地,两只手扒着梯子,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往上爬。说是背炭,那是为了好听,其实就是驮,人驮炭啊!韩福夹在窑工们中间,在不足三尺高的斜窑里背炭,头不敢抬,腰也不敢直,更不敢向下或向上看。因为稍有松懈,就会从后倒下去,造成“跑窑”的事故,不仅自己没命,爬在后面的人都会被砸倒滚下梯子。
        万事开头难。头一天他只背了5遭就撑不住了,两腿发抖,浑身上下直冒虚汗,背上火烧火燎的疼痛,双手磨出了一串血泡。本村的一位叔叔把他扶到宿舍,说是宿舍其实是一个大工棚,20多人挤在一盘火炕上,又脏又乱,苦不堪言。煤窑的苦难锤练了矿工的品格。韩福清楚地知道,开弓没有回头箭,再苦再累也得撑下去。第二天他又坚定不移踏上下井的路。
        韩福年纪小,刚到窑上,人伙柜的把头让他挣成儿工,也就8厘。规定每天背10遭,每遭100斤,每天挣1元钱;如背不够趟数、斤数,就是7成或6成。在那暗无天日、低矮逼仄的煤窑里干到月底,结账时,灯油钱、吃饭钱,七扣八扣,也就所剩无几了。
        从1946年到1949年,韩福在小煤窑整整背了3年炭,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直到解放军接管大同煤矿,韩福成了新中国第一代矿工。提起这段往事,韩福感慨万分:“下窑背炭,那可真是活受罪呀,你们现在的年轻人是想象不到的。因此,当1949年春天解放军接管大同煤矿时,我感觉天也高了,地也宽了,日头也红了,那高兴劲说不来了。没受过旧社会的罪,你就体会不到解放的滋味!”

                                                      韩福说:新中国的矿工不能白当,要为煤矿多出力,为国家多做点贡献

       1950年,韩福所在的采煤队从煤峪口矿调到永定庄矿。当时煤炭生产刚刚恢复,资金短缺,物资匮乏,井下采煤完全依靠手工方式。40多米长的掌子面,2米多高的煤层,打炮眼时一个人手把钎杆,一个人抡锤,速度很慢。放炮后,将落下的煤装在半吨矿车里,然后推到距工作面100多米的车场。获得新生的韩福那时候20岁还不到,生龙活虎,好像浑身有使不完的劲。掌子面里,打眼放炮,装煤推车他总是抢着干,一个班推50多车煤,往返20多里,都不觉得累。韩福说:“那时我憋着一股劲,总觉得新中国的矿工不能白当,要为煤矿多出力,为国家多做点贡献。”
        1953年,永定庄矿团委组建青年采煤队,22岁的棒小伙子韩福被任命为青年采煤队队长,雄心勃勃的他从此有了施展才华的天地。当时,马六孩、连万禄已经创造了全国掘进纪录,为大同煤矿争了光,也为煤矿工人争得了荣誉。韩福想,全国掘进纪录有了,我为什么不能再创造个全国采煤纪录?韩福把自己手下的120个小伙子分为3个小队,每个小队包一班,开展劳动竞赛,形成你追我赶的局面。青年采煤队全是棒小伙子,每个小队各有特点:张六子小队年轻,叫小老虎队;张晓文队有后劲,叫武松队;崔义队敢打硬拼,叫张飞队。年轻人争强好胜,谁都不甘落后,憋足了劲摽着膀子干:你今天超10吨,我明天超15吨,产量一股劲上。那年月回采一线的干部当“官”不像官,韩福每天同工人一起下井,哪个工种人手不足他就顶上去。放炮落煤后,他操起大铁锹装煤,一个班装8节溜子,16米长,2米多厚,大约有30多吨煤,放在地面上,一座小山一样。每到翻循环时,他连续两个班不出井,一干就是十五、六个小时。
       采煤队三项指标:每工效率、吨煤成本、日产量,缺一不可,就是说,产量上去了,成本还得降下来。为了节省火药降低成本,韩福仔细琢磨打眼的角度和装火药的药量,指导打眼工调整角度,装药时精确计算,反复试验。过去,每个炮眼装3个药,他觉得有点浪费。韩福和小队长商量,把平时每个炮眼装3个药改为两个半,拉炮后他一看进度不减,煤全部放下来,十分高兴。从此,韩福的大母指留了个长指甲,专门用来切火药管。这样一茬炮下来,能节省50多个火药。
        后来回采工作面使用割煤机割根,虽然打眼工减少了,但手工装煤,还是耗费人工最多,每工效率自然就低了。怎能让装煤这道工序减少人力,韩福一直苦思冥想。回采工作面的流程是这样的:割煤机在煤墙根部割开一道槽,然后打眼放炮,工人们将炸落下的煤装在煤溜子里。韩福发现,割煤机割根到溜子尾后,要空转倒回溜子头,于是他就在割煤机上打主意,割根后割煤机不回去,放炮后开动割煤机,一边回溜子头,一边将大量的煤由割煤机牙盘拉到运转的溜子里。这一项改革措施可节省14个装煤工,他的经验很快在全矿、全局推广。
        就是凭着这股干劲,韩福带着他的青年采煤队苦打硬拼,于1953年创造了每工8.5吨、每吨成本0.8元、日产量450吨的全国纪录,这个纪录一直保持了5年之久。他刻苦钻研采煤技术,经常向工程技术人员请教,不断改进采煤工艺,因此成为大同矿务局第一批工人出身的采煤工程师。
        煤矿是个高危行业。过去有句俗话,说是“煤窑不死人,就得关窑门”,这话道出了煤矿工人的艰险、无畏和无奈。韩福视青年采煤队的工友们如手足弟兄,关爱他们,特别注重安全工作。班前会,他讲得最多的是安全生产,从工作面存在的隐患,到每个工种要注意的重点、难点,都要一一告诫,不放过每一个细节。拉炮后,硝烟未散,他就抢先进入工作面,查看顶板压力的变化,支柱是否牢靠,直到完全放心,才让开工。从他当青年采煤队队长那天起,连续5年,全队没出现过一起轻微伤事故。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韩福和他的青年采煤队经过艰苦卓绝的奋斗,成为大同煤矿采煤一线的一面旗帜,享誉全国。他多次出席大同市、山西省、共青团中央召开的青年建设社会主义积极分子代表大会,受到表彰和奖励;但是他始终认为自己是一名采煤工,始终没有忘记为国家多出煤,每次开会归来,他不是先回家而是先下井。1958年,他出席全国青年建设社会主义积极分子代表大会,人在北京心却在回采工作面,一直惦念着队里的生产。会议结束后,他坐火车回来,没有顾得上向局团委汇报,也没有顾得上向矿党委、矿团委汇报,下了车就直奔队里,换上工作服就下井了。
        矿党委副书记左茂知道后,通知调度室让韩福上井。他在井下装了一个班煤,第二天上午才到矿党委向左书记汇报。他说:“我开了10天会,天天想着队里的兄弟们,想着如何对得起各级领导的关怀,对得起给我的荣誉。”

韩福说:胡耀邦书记同我一起栽了一棵记念树,这是对大同煤矿三万五千名矿工的关怀与希望

       1958年4月,全国优秀青工代表会议在上海召开,来自全国各条战线的青年劳动模范、先进生产者、青年能手五百多人,欢聚在这座我国最大的工业城市。韩福作为大同市的唯一的代表,荣幸地出席了这次会议。在会上他介绍了创造高产、高效、低耗的经验,展示了煤矿工人特别能战斗的风采,引起了当时的团中央第一书记胡耀邦同志的重视。
         会议期间,团中央组织了多项活动,其中的一项就是植树。4月的上海春光明媚鸟语花香,这一天,上海外滩阳光灿烂,微风习习,团中央第一书记胡耀邦与500多名会议代表参加全民植树活动。胡耀邦书记选了一株松树苗,操着浓重的乡音说:“大同煤矿的劳动模范韩福同志在哪里,我同韩福同志栽一棵纪念树”。听到胡书记的召唤,共青团山西省委书记仝云领着韩福来到胡耀邦同志面前,胡耀邦亲切地向韩福伸过手来。韩福一手提着铁锨,一手握着胡耀邦同志的手说:“胡书记,我来挖坑吧。”这时的韩福浑身热血沸腾,似乎凝聚着一股无穷的力量,那双抡大锤、铲煤的大手,此时能把铁锨柄攥出水来。韩福三下两下就把树坑挖好了,胡书记把树苗扶直放到坑里,两个人一起培土、踏实、浇水。胡耀邦同志说:“这是我同大同煤矿代表一起栽的纪念树,但愿我们的事业像松柏一样常青”。胡书记热情洋溢的话语,就象他们共同栽的这棵树一样深深扎根在韩福的心里。这天夜里他怎么也睡不着:全国各地代表们的发言在他心中激荡,许多电厂因缺煤限制发电;许多工厂因缺电影响生产。煤炭关连着国民经济的发展,他这个采煤队长肩负着国家责任,挑着千斤重担啊。回矿后他语重心长地说:“胡耀邦书记同我一起栽了一棵记念树,这是对我们煤矿工人的关爱和希望,我们不能辜负团中央领导的期望,要用实际行动支援国家建设。
        胡耀邦同志没有忘记韩福,没有忘记青年采煤队。1960年元旦,中共中央委员、共青团中央第一书记胡耀邦同志,在共青团山西省委、大同市委负责同志的陪同下来到大同煤矿,来到永定庄矿听取了矿党委的汇报,接见了青年采煤队队长韩福。询问了青年采煤队的生产、安全、职工思想状况。晚上胡书记参加了“大同煤矿青年迎接1960年开门红联欢晚会”,并在会上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使大同煤矿的青年们受到鼓舞和教育。

 韩福说:我喝了一辈子的酒,只有在周总理家那一次永远忘不了

       1958年中秋节前夕的一天上午,永定庄矿劳模房前响起了敲锣打鼓的声音,在井下装了一夜煤的韩福出了井正在家中睡觉,被这红火热闹的敲敲打打声惊醒了。韩福爬起来,还没有弄清怎么回事,局、矿领导就进了他家门。大同矿务局的沈副局长拿着一张大红请帖,喜气洋洋地说:“韩福同志,周总理请你做客,我代表局党委来给你送请帖来了!”沈副局长的话说了韩福一个大睁眼,“周总理请客?周总理请我!”韩福捧着大红请帖的手颤动着,这位在旧社会苦水里泡大的“小窑黑子”,怎么也不会想到竟然成了周总理要请的客人。
        中秋节晚上,韩福同全国200多名劳动模范来到北京,进入中南海后院。这个在苦水里泡大的穷孩子,这个在旧社会被三座大山压在最底层的“小窑黑子”,这个粗手大脚的煤矿工人,第一次深切地体会到作为第一代煤矿工人的光荣与自豪,作为中国工人阶级的光荣与自豪。代表们乘坐的大轿车停在西花厅门前,周总理、李富春、邓颖超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早就等候在那里。周总理带着其他领导迎上前来,同代表们一一握手,周总理满面笑容,不停地说:“同志们好!你们辛苦了”。代表们入座后,周总理作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他说:“今天是中秋节,我以总理的名义请大家做客,大家一定要吃好、喝好”。一番大实话说得韩福和代表们忘掉了拘谨,像回到家里一样。
        煤矿工人喜欢喝酒,煤矿工人能喝酒,韩福也不例外;可是国家总理陪着煤矿工人喝酒,和韩福干杯,对韩福来说,实在是意想不到的事情。周总理 同邓颖超同志端着酒杯来到代表们面前,一桌一桌地和代表们干杯,宴会不时响起雷鸣般的掌声。每当韩福回想起同周总理、邓颖超同志干杯的场面时,心里都会涌起一股热流,他说:“我喝了一辈子酒,只有在周总理家的那一次,永远忘不了。”

韩福说:作为一个煤矿工人,我最荣幸的是同毛主席一起照了四次相

        煤矿工人为国家、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党和国家也给了煤矿工人巨大的荣誉。作为煤矿工人的代表,韩福多次荣获荣誉称号,也多次受到毛主席、刘少奇、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1956年在北京召开了全国煤炭先进生产者代表会,在这次会议上韩福获得了“先进生产者”称号。会议结束时,中央首长接见参加会议的代表。当时韩福还在想,要是能见上毛主席一面,能和毛主席一起照一张相那该多好。
        这时,所有的代表呼的一下都站起来了,不停地鼓掌。韩福踮起脚尖望去,只见毛主席、周总理、彭真等中央首长从大门口走进来,不停地向代表们招手。代表们欢声雷动,一遍又一遍地高呼口号。毛主席、周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围着代表们走了一圈,然后坐在前排同大家一起照相。韩福乐不可支地回忆说:“我这辈子,同毛主席一起照过四次相,这是第一次。”
         第二次是1958年的全煤群英会,这次会上韩福被授予“青年劳动模范”光荣称号。会后毛主席等中央领导接见大家,并一同合影留念。第三次是1959年的全国群英会,这次我们大同矿务局去了四人,有永定庄矿掘进队的张万福、青年采煤队的韩福,同家梁矿的赵福清,115地质勘探队的方士福,号称“四福进京”。全国群英会是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的,这是大会堂建成后的第一次全国性大会。会议结束时,中央领导同志和各位代表合影留念,毛主席、刘少奇、朱德、周总理都参加了接见,和大家照了相。后来,中央领导同志又把韩福等一部分代表留下来,毛主席、刘少奇、朱德、周恩来和大家又一次合影留念。而今,每当他回忆起同毛主席一起照相的情景,都会心潮澎湃,喜不自禁,他说:“作为一个煤矿工人,我最荣幸的是同毛主席一起照了四次相。”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昔日生龙活虎的小伙子,如今成为耄耋老人,中国第一代煤矿工人、老劳模韩福,虽步履蹒跚,但依然精神矍铄,依然谈笑风生,依然乐观豁达。我们衷心地祝愿他安康长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