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劳模  

做一个最好的你


2017-04-18 来源: 同煤网站

       如果不能成为山顶上的高松
       那就当棵山谷里的小树吧
       ——但要当棵溪边最好的小树

        我们不能全是船长,必须有人当水手
        这里有许多事让我们去做
        有大事情,有小事情
        ——但最重要的是我们身边的事

        决定成败的不是你尺寸的大小
        而是做一个最好的你
         ……
       这是大同矿务局马脊梁矿综采二队检修工梁宏伟十分喜爱的一首小诗,抄录在他那百科全书般的笔记本上。本子摘有诗歌、散文、格言,而更多的则是外行人看不懂的电路图、公式、英文缩写……从这首诗里,可以发现一种与梁宏伟人格契合的东西,即平凡中体现的优秀,平常中蕴含的不平常的意义。

         1994年是大同矿务局现代化矿井建设迈出坚实步伐的一年。燕子山矿双高工作面正式投产,马脊梁矿双高工作面建设也进入紧张的准备阶段。正是在这开创煤炭开采新水平的事业中,梁宏伟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人生坐标。
        在这年的六月他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到双高工作面,也就是综采二队当工人。
       人们一开始还真有点摸不着头脑,只听说大学毕业生有深造的、提拔的,可没听说有主动要求当工人的。机电科领导也不愿意放人,1991年梁宏伟从山东矿院矿山机电专业毕业后就分配到这里,很快成为科里的技术骨干,梁宏伟说,大学生应该什么都能干,现在井下正需要有专业技术的工人,正好能发挥自己的专长。领导终于答应了,但小梁那1.65米的个头和单薄的的身板真让人担心他下井吃不消。
       可梁宏伟认准的事九头牛也拉不回来。几天后他就来到综采二队当上了一名检修工。第一仗是艰苦的,新设备还没有到位,新开掘的“双高”工作面内,三部共2300米长的新型胶带输送机、一部250米长的40刮板机,连同两巷内的杂物都需装车出井。单刮板机的每节溜槽就近150公斤。工作面高度不足1.6米,人连腰都伸不直,抬溜槽时梁宏伟肩膀压出了血。同班的工友劝他:“大学生,受苦的活可不能跟我们赛!”梁宏伟却不肯服输,别人装车他也装车,别人抬设备他也抬设备。他认为要适应井下的工作,就得咬住牙,闯过这第一关。
        从下井这一天起,梁宏伟就把自己这个大学生当成了小学生,不放掉一个钻研技术的机会。这年九月,“双高”设备陆续到矿,梁宏伟成了负责新型采煤机试运转的技术骨干。英国久益公司派出两名工程师来矿讲授采煤机的理论知识。梁宏伟白天跟他们学习,晚上再回家重温巩固。他还挤出时间对照资料学习科技英语,很快掌握了采煤机零部件专用术语的英文读写法。一次,英国工程师为了让学员更清楚了解机组的电气结构和内部电路,专门拆开了所有的电气部件,梁宏伟睁大眼睛不放过一个细节。讲完课要重新组装机器,梁宏伟走到电器工程师鲍勃前说,“可以让我来安装,您来指导吗?”
        英国工程师对他这一勇敢的举动很赞赏,立刻手把手教他如何判断故障、如何安装。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梁宏伟和伙伴们很快掌握了新采煤机的电气结构、性能和工作原理,使采煤机试运转一次成功。
        队里的田国华师傅,别看文化程度不高,但判断故障准,排除事故快,是全局赫赫有名的机电大拿,尤其处理井下移动变压器有一手绝活,梁宏伟就拜田国华为师。梁宏伟跟着田国华上下班,走一路问一路,田师傅分析的事故原因他都一一记在小本上。有时师徒二人上井还没洗完澡,井下又来了电话。师傅心疼小梁,让他回家休息,梁宏伟说什么也不肯。跟田师傅干了五六个月后,梁宏伟就能单独处理机电事故了。


       1995年6月6日,马脊梁矿双高工作面正式投产。这一年综采二队创出了日产7000吨的成绩,并成为全国第一个中厚煤层(1.5米)条件下年产突破百万吨的综采队。梁宏伟的心中充满说不出的喜悦。几年来他参与和牵头搞的科技公关项目就有20多项,共节约资金近千万元,在机电检修中他也练就了一身过硬的本领,工人们亲切地称他“机组大夫”。
       “双高”工作面投产不久,梁宏伟发现皮带机在检修及事故处理时会因皮带加重加大而使维修工作难度加大。经过反复分析琢磨,梁宏伟提出了用小绞车维修和处理皮带事故的操作方法,经过两年的实践证明,这种方法可以使皮带维护每班由原来的7人减少到4人,检修时间由5小时缩短到3小时。大型刮板机每个刮板重50公斤、每根链条重800公斤,如果发生断链事故,就会引起长时间停产。针对这一情况,梁宏伟利用采煤机牵引链来代替原来的人工翻上底链的操作方法,这就使原来因事故造成的停产时间由原来的20小时缩短至12小时,用工数也由原来的15人减少为10人。
        随着设备的运行使用,机组中一些不适应国内煤层开采的缺点逐渐显露出来。1995年,梁宏伟参与设计改造了英国长臂公司刮板输送机尾推移横梁,解决了因设计不合理造成的推移横梁经常断裂的问题。工作面搬家后,刮板机头尾因长时间磨损,移头时经常出现机头过渡槽与溜槽脱节。引起底链断裂造成“射箭”事故。为了解决这一制约生产的难题,梁宏伟经常连续十几个小时盯在工作面观察移头时各部分的运动情况,终于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即变头部移动为由溜槽向头部和中间双向推移,避免了过渡溜槽脱节而产生的断裂事故。 
        还有一次因4LS—8采煤机调高油泵电机有一台损坏导致停产,一时难以从国外调来配件,全矿上下心急如焚,梁宏伟立即和其他技术人员组成攻关小组,把该电机原来的双泵分系统调高改为单泵分系统调高,确保了机组正常生产。
       1996年3月的一个晚上,梁宏伟刚出井准备回家吃饭,有人赶来告诉他井下的采煤机出了故障,当时工作面正在铺网准备搬家,如果停产时间长就会造成漏顶压架。他二话没说拿上一袋方便面就下了井。经过仔细检查分析,他终于从数以千计的控制线路中找到了造成事故的控制线,排除了故障,使夜班恢复了生产。事故处理完,他没有立即出井,就着井下的静压水吃下方便面,他又沿着工作面进行了仔细的巡回检查。
        1996年9月,队里安排梁宏伟当上了跟班副队长同时兼机电检修工,依然是工人岗位,但任务更重了,他把这个岗位看成是全面锻炼自己的新起点。以往只负责检修,现在他既要和工人们一起生产,又要处理当班事故,他从未叫一声苦。同年3月,在“双高”工作面搬家期间,由于顶板破碎工作面压力大造成压架事故,在撤架难度很大的情况下梁宏伟精心组织干在前头,他所带的班一个夜班就撤出了六个支架,受到了矿上的表扬。

       在井下黑黢黢的工作面,很难把个头矮小满身煤尘机油的梁宏伟从背景中凸显出来。从井口下来走十几里路才能到达这个工作面,所有进来的人都要猫着腰,梁宏伟和工人们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默默地奉献着。面对记者的采访他偶尔停下手中的活羞涩地笑笑。他和他身后沉默的煤层一样把所有的光和热都深深地蕴藏在体内。
        1995年梁宏伟被评为山西省“十大杰出青年岗位能手”,1997年4月22日,团中央、国家经贸委、劳动部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全国杰出岗位能手颁奖仪式,梁宏伟获“1996年全国杰出青年岗位能手”称号。
       人生的意义究竟在哪里?当代青年应确立怎样的价值观、择业观?梁宏伟以无怨无悔的选择,交了一份催人奋进的答卷。
       如果不能成为山顶上的高松
       那就当棵山谷里的小树吧
       ——但要当棵溪边最好的小树

       ……

        决定成败的不是你尺寸的大小
        而是做一个最好的你
        …… 
         梁宏伟在平凡的岗位上实现了青春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