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劳模  

美丽的叶子


2017-05-04 来源: 同煤网站

       2005年8月,山西省西山煤电公司会议中心。
       由山西省国资委组织的优秀党员演讲报告会正在这里进行,演讲台上,一个看上去朴实精干的中年女子正动情地讲述她自己的故事。女子的普通话不太标准,在一片寂静的演讲现场,她略带大同腔的语调轻轻回荡,吸引了所有听众的注意。随着演讲内容的展开,演讲者本人泪光盈盈,台下的观众也不时发出一阵阵嘘唏。人们都被这位中年女子的故事感动了,她的叙述感染了现场的每一位听众。
        演讲结束,女子回到后台,眼角的泪光仍然没有消尽。几位工作人员走上来,先后表达了对她的钦佩,一些观众也从台前过来,想跟她说话。中午的餐会上,组织单位的领导挨桌敬酒,走到中年女子身边时,不等工作人员介绍,便拉着她的手说:“演讲感人,做得不错。叫李俊叶,是吧?美丽的叶子,太贴切了。”
        被称作李俊叶子女子微微一笑,脸上不由红了。把她的名字和美丽拉到一起,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圣洁的天使”,“美丽的心灵”,“美丽的叶子”,类似的称谓这些年经常见诸报端和各种资料,让她在觉得不好意思的同时,又感到无比的自豪。
        2006年6月,在李俊叶工作的同煤集团肿瘤医院,笔者与她相对而坐,又谈起了美丽一词的含义。李俊叶笑笑,说,四十多岁的人了,哪还谈得上美丽不美丽,人家说的美丽,不过是对自己工作的肯定罢了。
        李俊叶调侃地说:“真要讲美丽,恐怕要回到三十年前才行。” 
                                                               
                                                                                                  一

       
         三十年前,美丽活泼的李俊叶正式参加工作,成为大同煤矿集团化工厂的一名女工。 
        那时的大同煤矿集团叫大同矿务局,化工厂是矿务局下属的一个二级单位,离局机关所在的新平旺不远。对于在煤矿长大的李俊叶来说,能到这样一个单位上班,当然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情。然而,工作分配下来,她并未能如愿留在总厂,而是被派到了分厂的火工车间,工作地点在深深的口泉沟里。虽然有些失望,李俊叶并没有消沉。李俊叶做的是卷筒工,每天要把裁好的油纸放到机器里,卷成装火药的纸筒。在这个岗位上,李俊叶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总共干了四年,这四年的工作用一个“单调”便可以全部涵盖。凭着与生俱来的认真劲儿,李俊叶硬是把单调的工作做出了色彩,一样的机器,一样的材料,她卷的纸筒就是比别人快,也比别人好。在自己的第一个工作岗位,泼辣能干的李俊叶给所有的人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79年初的一天,正在车间忙碌的李俊叶忽然被领导叫到办公室。领导说矿务局医院要办一个护士班,单位推荐了她,让她赶紧准备考试。李俊叶最初听到这个消息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反复核实了几次,才相信这是真的。后来她才得知,这机会正是对自己辛勤工作的回报:这次推荐看重的就是平时的表现,在所有的年轻工人中,李俊叶得到了最多的好评,理所当然地成了被推荐的第一人选。
        1979年4月,李俊叶和全局各单位推荐的600多名考生一起参加了考试。考试结果颇为理想,李俊叶顺利地成为被录取的150名学员中的一员。两年后,李俊叶以汇考第二的成绩从护士班毕业,先在局第一医院实习,然后手握一纸调令,来到云冈沟里的晋华宫矿医院,正式成了一名外科护士。
        来到医院后,一切都得从头学起。输液怎么扎,针往哪儿打,在护士班上学过,理论上都懂,实践几次,基本就能上手。难的是插尿管,面对一个个异性男子,未婚的李俊叶怎么也不好意思动手。不好意思动也得动,红着脸上手,却怎么也插不进去。那时的导管不像现在,可以双向牵导,软软的橡皮管无论如何也不听指挥。李俊叶想出了一个办法,她在橡皮管里插上了细的钢丝,依靠钢丝的硬度导入,效果竟然不错。李俊叶成了科里最能干的护士,患者有了事,都愿意找她来做。那时候,李俊叶整天无忧无虑,是个开心的傻丫头,做事虽然认真,也只是感觉工作就该如此,“圣洁的职业,爱心的奉献”,这些课堂上曾经学过的概念化词汇此时并没有刻入她的脑海,直到经历了一起严重的工伤事故,看到事故给伤者肉体和精神上带来的痛苦,她才真正明白了这些词汇的意义。
        事故发生在李俊叶上岗一年后的一天夜里。那天李俊叶值班,凌晨一点多钟,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忽然响起。电话是矿调度室打来的,说井下出工伤了,让大家赶快准备抢救。伤员很快送到医院,掀开盖在他身的风筒,李俊叶一下子被看到的惨象吓坏了,那人血肉模糊的脸几乎没了人的样子,身子也软软地仿佛瘫了一般,凄惨的叫声不断在走廊里响起。伤员的下肢几乎碎了,处理伤口的时间,李俊叶的心一直在颤抖,拿了剪刀的手也不听使唤。和伤者的目光相对时,她看到了对方绝望却又充满希望的眼神,那眼神里的企盼让李俊叶感到了刻骨铭心的痛楚。
       那一夜,李俊叶经历了人生一次艰难的蜕变,她忽然明白,自己从事的职业远没想象中那么浪漫。残酷的现实激活了李俊叶心底悲天悯人的部分,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忽然间长大了——他们是弱者,他们需要帮助——强烈的责任感让她在最短的时间内变成了一个充满爱心的白衣天使。
       那个被顶板砸伤的工人最终没有失去性命,却不幸高位截瘫。伤情稳定后,他住在了李俊叶负责看护的病区。时间长了,李俊叶和他逐渐熟悉起来,知道他叫姓张,来自农村,是个轮换工,受伤前正准备结婚。小张的未婚妻也来自农村,胖胖的,模样也不错,小张刚受伤时来过几次,后来就不见了踪影。每次来病房换药,李俊叶总看见小张拿着未婚妻的相片在看,痴痴的眼神让人瞅着心痛。终于有一天,一个意料之中的消息传到病房,胖胖的未婚妻要结婚了,新郎却变成了小张的一位老乡。这消息把正在恢复中的小张一下子击倒了,他意志消沉,饭也不吃,药也不换,感觉活着没有一点意思。得知这情况后,李俊叶马上来到病房,她没有给小张讲太多的大道理,只是坐在旁边,天南海北,海阔天空,陪着他聊天开心。遇到天气好的时候,她还跟陪侍人一起,扶小张到院子里散散步,晒晒太阳,让他尽可能多地感受世界的多姿多彩。时间一天天过去,李俊叶的努力慢慢见了效果,小张的情绪终于稳定下来,对未来也不再消极绝望,身体也慢慢恢复过来。对于李俊叶的关照,小张打心眼里感激,也一直牢牢地记在心里。十几年后,调到局肿瘤医院的李俊叶连续被评为局特级劳模,大大小小的照片不时在街头的宣传橱窗相关报纸上出现。已经多年没有联系的小张看到后,专门让人捎话过去,表达了自己最真挚的问候。
        李俊叶在晋华宫医院工作了将近十年,从1981年开始,到1990年结束。在这里,她结了婚,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因为工作太忙,李俊叶很少能顾极到家里的事情。在医院,她尽心尽力地照顾病人,丈夫在家生病却从来都是自己照顾自己。女儿是李俊叶的最爱,但这种爱很少能落到实处。矿山医院的外科是最忙的单位,除了日常值班上班,还经常会遇到突发事件。从很小的时候,女儿就学会了自己煮方便面,自己洗脸梳头,因为妈妈经常会被电话叫走,丢下她一个人在家里。1987年,7岁的女儿在晋华宫矿二小上了小学,由于父母照顾太少,再加上学校条件有限,成绩一直不是特别好。为了不耽误女儿的学习,对工作向来不挑剔的李俊叶第一次产生了调动的想法。她想调回局里去,什么单位都行,回去了,就可以为女儿找一个好的学校。
        1990年冬天,在局医院工作一位同学告诉她一个好消息,说局医院下属的结核病防治所要扩建成专科医院了,问她愿不愿调到那里。李俊叶想也没有多想,马上点头答应。当年12月,李俊叶办完了所有调动手续,踏进了肿瘤结核病医院简陋的大门。

        将要扩建的肿瘤结核病医院坐落在矿务局所在地新平旺最东面的荒野上,一个空旷的院子和几排低矮的平房,就是当时结核病医院的全部。李俊叶来报到时,正是深冬,凛冽的寒风嗖嗖吹过,不断卷起泥土路上的沙尘和秋天时飘落下来的枯叶。沙尘扑楞楞打在脸上,眼睛无法睁开,紧闭的嘴里也满是沙土。天冷极了,走进医院大门的李俊叶心寒如冰,比天气更冷。
        让李俊叶寒心的事情远不止这些,进了换班室,她才发现这里的一切都简陋的难以想象。靠着涂料有些脱落的墙壁,几只并排站立的掉了漆的柜子,就是医护人员的换衣箱。更让人难过的是,这样的箱子早被先到的人占满,后来的人已分不到一个格子。带班医生不知从哪儿找来一个火药箱,递给李俊叶,让她把换下的衣服暂时放到里边。对于李俊叶来说,这箱子太熟悉不过了,十多年前天天都要打交道的“老朋友”,今天却成了她的新伙伴。看着它,李俊叶难过到了极点,她想哭,又想笑,她情愿相信这是现实给她开的一个小小的玩笑。
        难过归难过,工作从调入的第一天就已经开始。到医院不久,李俊叶的班上就接诊了一位患肺水肿的患者,患者的病情看上去很严重,为不耽误救治时间,李俊叶不等值班医生下医嘱,就按照一级护理准备好了救治器械。医生看过病人后,李俊叶遵照医嘱,立刻行动,双通道扎液,每隔十五分钟的脉搏观察,一切都做得有条不紊。当天的值班医生姓王,是医院的副院长,李俊叶娴熟的工作程序他都看在了眼里,认定这是一个业务能力突出的好苗子。下去之后,他特地找了院长书记,决定让她做护士长。不久,护士长的任命决定就传到了李俊叶的耳朵里。
        李俊叶听到任命决定的第一反应就是拒绝。来结核医院的这些日子,她首先感觉到的就是在这里当领导很苦,干活必须冲在最前面。就拿护士长来说,病人小便后的瓶子摆在床下,有的护士嫌脏不愿意去倒,只能由护士长亲自收起来,一个个抱到卫生间去处理。李俊叶不怕做这些事情,可是,一旦做了护士长,做这些事情就变成了理所应当,没有了不做的理由,对自己当然是个不小的束缚。李俊叶拒绝得坚决,领导的态度也很坚决:决定形成了,不想做也得做,让你做是对你的信任,没有推辞的理由。
        李俊叶就这样当上了“领导”。护士长的级别虽然不高,管的事却着实不少,哪里管不到,都会影响病人的治疗效果。李俊叶担任护士长不久,病区住进了一位60多岁的老人。老人属三型结核,患病多年,瘦得只剩下一身的骨头。李俊叶查房时,发现老人总是一个人,从没有亲属陪在身边。问她家里人在哪儿,回答总是躲躲闪闪,问急了,就说儿女们都忙,没时间来陪。老人的肺病已到了晚期,却仍然每天踮着小脚打饭打水,从不麻烦别人。从其他渠道,李俊叶得知老人是应县人,无子无女,年轻时还当过村里的妇联主任,是个极要强的人。了解这些情况后,李俊叶主动承担起了为老人服务的任务,打水打饭,再也不让老人动手。老太太从小裹脚,捂在裹脚布里的小脚奇痒难捱,但因为弯不下腰去洗,只能整天用手抓挠,厚厚的棉袜都抓出了线头。李俊叶发现后,又从家里拿了脸盆,每天为老人烫水洗脚,让老人享受到了最温馨的照顾。
        同样得到李俊叶额外护理的还有个叫李吉荣的病人。李吉荣不仅患有肺结核,还是一个小儿麻痹患者。他刚来的时候,头上长着4个大的黑疱,满脸胡子和头发粘连在一起,浑身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恶臭。因为难以忍受这种气味,同病房的人都想办法搬到了别处,连打针的护士也不愿进他住的屋子。为了让病人能够得到更好地治疗,李俊叶戴了口罩走进病房,屏着呼吸为他检查发臭的原因。检查的结果出来了,恶臭源自李吉荣的身上,他太脏了,衣服同皮肤都粘连在了一起,使劲儿一脱,一层黑乎乎的死肉皮也揭了下来。李俊叶小心地为他脱去衣服,又从锅炉房打了热水,为他擦洗了全身。第二天,她又从药剂科借了一把手术刀,亲自给他剃头剃须,又剪了指甲。一切收拾干净,李吉荣身上的异味消失了,同屋的病人也都搬了回来,自入院起便郁郁寡欢的李吉荣终于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从2001年起,结核病防治院易名为肿瘤医院,结核病以外的患者也成为收治对象。家住忻州窑矿的章义凡患骨癌多年,到北京做了两次手术,病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得上了褥疮。无奈之下,章义凡只得回到大同,住到了李俊叶负责的病区。李俊叶查房时发现了他的褥疮,她马上采取措施,每天早晚用盐水和过氧化氢清洁伤口,还指导家人为他勤换被褥,勤翻身子,使他的褥疮很快得以痊愈。过了一段时间,身体轻松多日的张立帆病情忽然恶化,高烧不退,引起大便干燥,连续几天不能自然排便。用尽各种药物通便无效后,李俊叶毅然选择了用手指为他通便,硬是一点点地掏出了80多毫升的粪便,为病人减轻了痛苦。
        李俊叶视病人如亲人,名声越来越响,各种荣誉也接踵而来,从1992年起,介绍她不怕脏累为患者服务的文章也不时见诸报端,上小学的女儿也看到了这些报道。一天中午,女儿下学回家,已做好饭的李俊叶从笼屉取出馒头,递给女儿,不料女儿一下将馒头扔在了地上。女儿说,你的手每天弄那些脏东西,我不要你取。李俊叶当时便愣在了当地,久久说不出话来。女儿虽小,那话还是深深刺痛了她。那天的她没吃下一口饭,女儿上学走后,她反锁上门,一个人哭了整整半个下午。

        李俊叶来到肿瘤医院后,经历了几次的工作调动:先是结核二科,后来搬迁上楼,到了结核二病区,再后来到了三病区,再后来又到五病区。在五病区待了不到半年,院长又把她找了去,要调她到四病区,职务不变,仍然是护士长,调动的原因是工作需要。李俊叶知道院长说的工作需要是什么,四病区住了几个保外就医的劳改犯人,没人能管得了,院长想让她去啃这块骨头。李俊叶说,那些人我也管不了,还是找别人吧。院长笑笑,说,你这个劳模都拿不下来,谁还能拿下来呢,先去试试再说。
       只好去试试了,院长说的对,谁让你是劳模呢,劳模就应该是劳动的模范,就应该冲在前头。参加工作多年,李俊叶一直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不管困难多大,她还从来没有退缩过一次。远的不讲,就说当护士长这几年,她处理过的疑难事件就不在少数。
       结核防治所易名为肿瘤专科医院后,病人都搬上了新盖的楼房。医疗环境变了,某些病人不好的生活习惯没有改变,随地大小便,乱扔杂物的现象比在平房时还要严重。原本干干净净的卫生间首当其冲,成为容污纳秽的场所。一天,李俊叶扶一位重症患者到卫生间解手,发现卫生间墙上的瓷砖脏得没了样子,有的地方被厚厚的尿碱和血渍覆盖,已经辩不清本来的颜色。李俊叶找来了清洁工,清洁工说,洗不掉了,病人不听话,乱倒乱便,我们也没有办法。没有办法得想办法,总不能就这样脏下去。李俊叶从化验室找来硫酸,泼在墙上,用刷子刷,尿碱很快被刷得干干净净。可是,墙上依然污渍斑斑,血迹和干粪便并没有冲下去。只好换工具,用铲子铲,小刀刻,玻璃刮,瓷砖终于显现出了本来的颜色。
        墙上干净了,地下的问题更凸显出来。下水道不通,污水走不出去,墙上再干净也白搭。李俊叶又去找管道工,和清洁工的说法一样,管道工也说弄不了,理由是工具坏了。李俊叶又试着做管道工,用木棍捅捅,铁丝钩钩,竟然钩通了。看来这工作不算太难,只是脏点罢了。
        可是没过几天,通了的下水道又被堵上了,这回捅也捅不开了。想不出别的办法,李俊叶干脆下手去掏,她想看看里边究竟堵了些什么。结果掏出来一看,里边尽是些塑料袋装着的粪便,一袋又袋,足足掏了一脸盆。下水道又通了,目睹了李俊叶辛苦工作的病人和家属深受感动,乱扔乱便的现象再没有出现过一次。
       经过这次事件,李俊叶有了这样一个认识:要想感动别人,必须以身作则,这回临危受命,她依然抱着这样的想法。她想,那样脏累的活都拿得下来,不相信会拿不下几个重症的病人。
        上任初始,李俊叶就调来几个劳改犯的病历,上边有记载,最不听话的是一个叫褚贵成的人。这人脾气暴躁,爱打架,一言不合就敢动刀动枪。虽然现在已经病入膏肓,霸气仍在,护士们谁也不敢接近他,同屋的几个病也人都成了他的杂役。
        李俊叶换好护士服,拿了当天的针药往病房走去。门是关着的,敲了好久,才有人打开。屋里,褚贵成倚在床上,床下开着电炉,同屋的一个病人正为他煲羊肉,羊肉的香味弥漫在病房,让人以为进了饭店。李俊叶进到屋里,把针药放到桌上,一转眼的工夫,针药就不知道被谁打落到了地上。李俊叶没有发火,她知道这是褚贵成给自己的下马威。她默默地收拾起玻璃的碎片,黙黙走出病房。病房外的走廊上,褚贵成做饭泼出的油腻的污水把大理石的地面盖得严严实实,脚步踏在上面,像踩在了地毯上。李俊叶回去没多久,又返了回来,手里多了一把宽刃的铲刀。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下,李俊叶蹲上身子,开始一点点清理起地上的油污。人到中年的李俊叶身子已经发福,蹲下去就很不容易,还得聚精会神地动作,看上去就颇为费劲。屋子里的人默黙看着这一切,没有出来帮忙,也没言声,但原本敌视的目光明显变得柔和。
        褚贵成对医护人员的态度逐渐改变,开始积极配合医生的治疗。李俊叶每天来病房一次,打针吃药,每次都亲自安排。褚贵成的病到了晚期,经常大口大口地咯血,病床的墙上、被子上、枕头上到处是暗红的血渍。一个星期天的上午,李俊叶安排好病区的工作,专门来给他打扫卫生。由于血渍留存在被单上的时间太久,擦洗不掉,李俊叶就把它们泡在水里,一点点地用指甲抠。人非草木,熟能无情,外表凶悍的褚贵成终于被李俊叶感动,他拦住正在忙碌的李俊叶,说,不用你管了,你忙你的,明天再来看看就行。
        当时,李俊叶还没完全弄明白褚贵成的意思,第二天一早,她推开褚贵成的病房,眼前豁然一亮,墙壁、被单、地面、桌子,所有的地方都擦洗得干干净净,连床底的角落都扫得没有一点尘土。原来,昨天赶走李俊叶后,褚贵成就发动同屋的病人进行了一次彻底的清扫,清扫时,他们只打开窗子,门则严严地闭起,为的只是给李俊叶一个大大的惊喜。
        一个没人能管得了的刺儿头就这样被李俊叶拿下了,院长很高兴,李俊叶比院长还高兴。遗憾的是,一个月后,褚贵成病情加重,不幸死在了病床上。得到通知的家属来到医院,却不知该怎么处置。李俊叶让她们先去找一个人来,帮着褚贵成收拾一下头发,洗洗身子。家人去了许久,一个人返了回来。一听说是肿瘤结核医院,没人愿来,都怕传染。家属哭哭啼啼地没了主张,死者躺在太平间里也不能火葬。李俊叶沉思良久,换上衣服,来到停尸的太平间。她为褚贵成清洗了全身,又仔细理了胡须和头发。 她见褚贵成的衬衣很脏,而且有了破洞,就回家拿了件新衬衣,换到了褚贵成的身上。
        至此,李俊叶开了为死者美容的先例。后来,这样的事她又经历了几次,每次都让死者家属得到了最大的安慰:
        2001年9月,晋化宫矿的刘昌华患病来院就诊,后因病情太重死亡。刘昌华临终前,陪着他的女儿急得团团转,不知如何是好。李俊叶知道后,一面让她赶快通知亲属,一面动手整理尸体,清洗剃头,干干净净地让死者离开了人世。 
        2004年底,一个叫孙雨明的患者住进了肿瘤医院。患者得的是鼻咽癌,已经在外地医院治疗多年,病情越来越重,只好回到老家。孙雨明自认为病情已经无法控制,回这里住院也只是为了等死,因此破罐子破摔,抽烟喝酒,什么都不忌讳。当年七月,孙雨明病亡,临死时鼻子的伤口全部溃烂,恶臭难闻,没人愿意为他整理遗容。光无奈之下,李俊叶又站了出来,精心为他整理容貌,清洗身体。整理完毕后,孙雨明生前的臭味和让人恶心的病变组织全都不见了踪影,病人家属感动得不知说什么才好。
        2006年1月,本院一位员工的亲属在结核病区病逝,给死者盖好单子,才想起还没有整理容貌。按照本地的说法,一旦盖了单子,就不能再随便揭起,因此请了几个为死者美容的人,都没能把事情解决。关键时刻,又是李俊叶站了出来,为他们解决了难题。
        在李俊叶的办公室里,笔者想让她谈谈之所以这样做的动机,李俊叶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后来,她说,也许是没办法吧,死者放在那里,总要有一个去做,我是劳模,当然应该我做了。
       “我是劳模,当然应该我做了”。这话朴实得让人难以从中提升出一点闪光的东西。然而,当李俊叶一次次无所畏惧地站在停放死者的水泥台前时,所有闪光的词汇都显得是那样的苍白。

        进入装修过的结核肿瘤专科医院的大门,一条悠深的走廊将旧日的平房和新盖的楼房巧妙地连接在了一起。在宽畅明亮的走廊里,有一个专门介绍李俊叶的宣传栏。宣传栏有半面墙高,一本本荣誉证书的影印件和一尺见方的李俊叶彩色照片端端正正地嵌在上边,给每一位从走廊走过的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
        李俊叶每天都要从这条走廊上走过,她从没有在意过墙上的内容,但她的故事早已成了医院上下谈论的话题。同事对她的评价是:敬业、勤奋、技术熟练;患者对她的评价是:热情、周到、技术精湛。双方不约而同地提到了技术二字,仿佛是巧合,其实非常中肯。熟练掌握23种常规护理技术的李俊叶是名符其实的护理高手,打针时的“一快两慢”、输液扎针时的“一针扎”及为肿瘤患者专门使用的套管针等护理救治手段,都是她在实际工作中摸索总结出的宝贵经验。她的经心专业的护理,曾为无数的患者减轻了痛苦,创造了最佳的治疗机会。
        2000年底,一位叫梁奎的结核性胸膜炎患者住进医院,接受了手术治疗。手术后的几天里,伤口一直不能愈合,接着开始感染化脓,引发体温上升,高烧不退,最高达到了40.1度。李俊叶和医生沟通之后,认为是换药方法不当所致。她决定改变换药方法,加强消毒措施。于是,每天早晨,李俊叶早早就来到病区,准备好换药所需的药液,来到病房,用30%的过氧化氢溶液清洗伤口,然后再用庆大盐水纱条敷面。第一次这样处理后,梁奎就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清爽,持续了多日的高烧也降了下来。他向医生反映说,现在这样子,就像刚刚洗过澡一样轻松。这样反复清洗了十多天,梁奎的伤口终于愈合。病治好后,他专门订作了一面锦旗,上面写了“精心护理,热情服务”八个大字,专程送到医院,作为对李俊叶的感谢。
        李俊叶负责的病区曾接诊过一位叫赵青媛的患者,患者是从别的医院转来的,初诊记录为Ⅱ型结核,青霉素是治疗这种病的最有效药物。然而,还没等医生说话,赵的家人就赶紧声明,病人对青霉素过敏,以前做过多次皮试,都没能过关。李俊叶反复翻看了病人以前的就诊记录,发现她的皮试都是在一家医院做的,觉得可能会存在皮试药液配制不当的情况,建议医生重做皮试。护士听了病人家属陈述,不敢去试,李俊叶只好亲自上手。她按照程序配好药液,注射在病人腕上,病人的腕间果然起了红晕。李俊叶小心地观察红晕的进一步变化,发现红晕没超过一厘米,边缘整齐,四周也没有出现皮疹,是假阳性,用青霉素应该没有问题。皮试结果交到了医生手里,医生征求患者家属意见,家属吞吞吐吐,拿不定主意。最后决定,先输400个单位,输的速度慢些,随时注意观察。这任务自然又是李俊叶的,本该一个半小时输完的液输了一个中午,李俊叶一刻也不敢离开,她始终坐在床前盯着,连饭都忘了去吃。观察的结果是一切平安,担心的过敏反应并没有出现。于是正常用药,病情大有好转。进肿瘤医院时,赵青媛身体瘦弱,体重只有80来斤,到病愈出院时,不但体重增加了20多斤,脸色也比初来时红润了许多。
         褥疮是结核病患者最易得一种并发症,处理不好,对病人的治疗影响很大。1998年6月的一天,李俊叶在日常查房时,发现其中一个叫肖强的患者举止怪异,表情痛苦,身上还不时散发出一阵阵异味。肖强是位轮换工,老家在河北怀安,得的是肺心病,大小便已失禁,生活起居由矿上派来的一个老乡来照料。根据多年的经验,李俊叶判断安强一定有难言之隐,便耐心地问他有什么问题。年纪尚轻的肖强开始不好意思说,反复问过几次,才讲出来。原来,陪侍他的老乡不懂医护知识,大小便失禁的他已经得了褥疮。李俊叶听了,不顾他的阻拦,掀开被子,看到一幅让人心痛的情景:肖强臀部的肌肉已经溃烂,恶臭的脓水把身下的被子都浸得变了颜色。李俊叶马上找来陪侍的工人,先把肖强的身子掀起来,剪掉溃烂的组织,用盐水反复擦洗。接着,他又亲自找来新的被褥,为这位患者换上。为了让安强恢复得快些,李俊叶把陪侍人叫到跟前,手把手地教他如何处理病人的大小便,如何让病人有通风干燥的环境。这样精心照料了一个多星期,肖强臀部的伤处便结了干痂。远离了整天折磨他的难言的痛苦,肖强对李俊叶的感激无以言表。肖强病愈出院时,妻子专程从老家赶来,带给李俊叶几双手工纳成的鞋垫。肖强和妻子对李俊叶说,他们拿不出什么值钱的东西,只能用这些鞋垫代表心中最真挚的谢意。
        那是几双绣着美好祝愿的棉布鞋垫,从不收取患者赠物的李俊叶破例收下了它。李俊叶说,她喜欢那里边的祝福语,把美好的祝福带给所有的人,正是她最真实的想法。

        每当又创出一桩高尚的业绩,
        每当又出现一项高尚的思想,
        人们的心,怀着惊奇的喜悦,
       思想境界升到了更高的一级。
       光荣属于那些以光辉思想和平凡工作
       帮助别人的人们,
       他们的感染,
       把人们从低处提起
       ……
       这是美国诗人朗费罗为人类护理事业的创始人南丁格尔所做的一首诗,诗中称赞这位伟大的护士是女界的英雄,具有高贵的精神,是位怀有崇高理想的人。身为一名从事护理工作多年的医务人员,李俊叶一直把南丁格尔当作自己的偶像。像南丁格尔那样,以“爱心、耐心、细心、责任心”对待每一位病人,是李俊叶始终坚持的信条。李俊叶工作的结核肿瘤医院收治过许多家境贫困的患者,对这些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人们,李俊叶倾注了更多的爱心和关爱。
       结核病区曾经收治过一位叫安春林的患者,这位患者是矿上的临时户,家里有三个孩子,全家每月收入只有一百多元,连最基本的生活都难以维持。李俊叶得知他的情况后,主动借钱给他,还经常为他们买饭买菜,让多年就医饱受歧视的史宝林一家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
        2000年8月,一位患有侵润型肺结核的老工人只身一人来院就诊。第二天,他突然没来由地大咯血,情况非常紧急。医生马上组织抢救,李俊叶和其他几个护士在旁边护理。终于控制了病情。病情稳定两天后,老工人的妻子和女儿才从外地农村赶来陪侍。有一次查房时,李俊叶偶然发现他们母女俩只吃馒头,连咸菜都没有。一问才知道,他们带的钱已经用完了。第二天,李俊叶就从家里带了300元钱和鸡蛋、水果等营养品给他们。他16岁的女儿拉着李俊叶的手说,李阿姨,我会永远记住你的。
        2005年3月的一天,李俊叶在病区走廊看到一名来自农村的患者家属在哭泣。上前一问才知道,他们交付医院的押金已用完,回家筹钱又来不及,怕医院停药影响治疗。李俊叶听完后说,医院是按规定收费的,我身上有些钱你拿上先交押金,给病人治病要紧。说完掏出自己身上的钱交给患者家属。患者家属接过李俊叶手中的钱,激动地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屈指算来,李俊叶从事护理工作已经25年了,这些年来,她一心为病人着想,把真诚的爱心无私奉献给了每一位患者,赢得了身边所有人的尊重和肯定。从1992年至今,李俊叶连续13年被评为局市的劳动模范,连续11年被评为出席局的特等劳模;1993年,她被评为全公司首届精神文明“十佳”和卫生系统“十大标兵”;1995年被评为山西省劳动模范,同时被省卫生厅命名为“赵雪娥式的白衣战士”;1996年被全国工会授予“全国先进女职工”,被山西省总工会授予“百名道德标兵”;2001年被省企业工委命名为“优秀共产党员标兵”;2003年被同煤集团公司授予优秀人才的光荣称号;2005年被山西省国资委评为“十佳”优秀党员。
        涓涓细流,汇入长江。李俊叶用点点爱心写就了白衣天使的圣洁,用片片真情造就了患者心中的幸福。
        春暖花开的日子,一片片叶子漫漫舒展,展现出的是美丽的翠绿,这片片生命的绿色,是世界上最美的风景。 (任 和)